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五章 (3)

然後她聽出來了,應該是蛙叫。

「可是青蛙怎麼有這麼大的叫聲?」

「是野外的寂靜,所以聲音特別響亮?」

「是一隻特別大的青蛙?」

她思慮紛雜。

「要不要回頭看怎麼回事?」

最後她終於轉頭,看到了牠,荀園旻心裡一震,但勉強鎮靜下來。牠的眼睛非常突出,正巧和她的兩眼相會,在暮色天光映照之下,看來特別明亮,而牠背部的綠色也特別明顯。他們互相對看,好一陣子。

確實是青蛙,但荀園旻不認得這個蛙種,牠還不斷鼓動下巴,低沉宏亮地鳴叫。

荀園旻繼續彎過身子盯著青蛙,她不知道牠要幹嘛,而自己腳痛無法離開,只能情緒緊繃地僵在那裡。突然,從她身體的另一側伸出一隻大手,迅速地蓋上青蛙,荀園旻被嚇了一大跳,「啊!」一聲,大叫出來,全身再次摔倒,同時,在她身後又伸出另一隻手臂,快速將她扶住。

荀園旻又是大叫一聲,然後看清楚是凱登,緊繃的情緒豁然舒解,嬌嗔地說道:「你嚇了我一大跳!」

凱登把抓到的青蛙拿到荀園旻前面,說道:「妳看,這是莫氏樹蛙。牠是台灣特有的蛙種,翠綠色的背,還有一雙咕嚕咕嚕,特別突出的大眼睛,叫人看了就喜歡。」

聽了凱登這麼說,特別是他還用咕嚕咕嚕來形容青蛙的大眼睛,對照他看來頗為原始的模樣,非常突兀,使得荀園旻頓然覺得眼前的莫氏樹蛙也可愛起來,她不禁轉頭看看凱登,然後再轉頭看這隻青蛙,覺得他們好像有某些相似,都有又原始又可愛的特性。

再來凱登說:「手伸出來併著,用兩隻手捧著牠。」

荀園旻將莫氏樹蛙接過來捧在手裡,她以前從來沒有碰過青蛙,第一次和牠接觸,感覺很特別。

凱登又說道:「把牠捧好。我去抓幾條魚,給妳嚐些鮮味。」說完,又帶著木矛到溪邊去。

荀園旻看著莫氏樹蛙,再看看走到溪邊的凱登,心裡升起莫名的感受,…。

過了一會兒,凱登帶了幾條魚回來,然後升起火,烤了起來。荀園旻還繼續捧著莫氏樹蛙,「喂! ! 要怎麼處理這隻青蛙?」

「哦! 妳如果看夠了,就把牠放了。牠本就屬於這片山林,應該讓牠回歸山林。」

「好吧!」荀園旻有點捨不得,因為牠真的很可愛,不過凱登說的有道理,屬於山林的就該回歸山林。

凱登把魚烤了,也把山羌肉再烤一烤,然後說:「我們今天的晚餐很豐盛,有兩道肉,三種菜,因為我剛剛也採了山蘇、倩飯藤、和水芹菜。山蘇夾烤魚的味道應該不錯,而用山羌肉包著倩飯藤葉或水芹菜,應該也不錯。」然後又接著說:「妳如果生吃不習慣,可以用山羌肉包住這些野菜,再烤一烤。」

凱登說的讓荀園旻的肚子餓了起來,「聽起來很豐盛。」然後又調皮地說道:「可惜沒有水果。」

「水果? 明天再採吧!」凱登倒是正經八百地說道。

晚餐時,彼此隨意地聊,凱登告訴了荀園旻他們一路滑下山谷,然後掉入水潭,以及再來把她救起,幫她止血包紮等的情況。

吃過晚餐,凱登再汲些溪水喝,也拿給荀園旻喝。

荀園旻問道:「我們就直接喝溪水?」

「不然要喝什麼?」

「沒有煮過?」

「妳有煮水的方法嗎?」

荀園旻沒有想到,那麼平常簡單的煮煮開水,到了這個地方卻變得不容易。雖然會生火,可是用什麼容器裝水? 這裡沒有鍋碗瓢盆,如果用剛剛給她喝水的山芋葉,恐怕水沒煮開,葉子就燒焦了;那還有什麼容器可用? 她沒多少野地求生的經驗,想不出來,只好回答:「沒有。」

「放心吧,山上的溪水很好喝的。」

荀園旻只好喝了,確實不錯,有些甘甜,不知是溪水真的好喝或是自己渴了。

晚餐以後,凱登將採來的銅錘玉帶草搗爛,敷在荀園旻的痛處,也是用柚木葉包住,用牛仔褲布條綁好。處理完畢,凱登說道:「好了,睡覺了,希望妳的腳趕快好起來。」

銅錘玉帶草也有一些紅色果子,凱登說道:「妳剛剛說要水果,這裡就是,味道不錯的。」

吃完,荀園旻說道:「你可以再幫我一件事嗎?」

「就是再十件事也可以。」凱登爽快地答應。

「我,我,…」荀園旻吞吞吐吐。

當了主播已經有一段時間,荀園旻自認為是明快果決的人,但此刻卻變了樣子。發現到自己開始猶豫不決以後,她立刻意識到是因為面對這種陌生的山林野地之故,然後想到,現在除了勇敢地請凱登幫忙以外,別無他法,於是不再吞吞吐吐,直接了當地說:「,我需要小便,你能否幫個忙?」。

「好的,要我怎麼幫妳?」

「把我背到稍為遠一點的地方。」

凱登把她背到約有五十公尺外的地方,小心地將她放下。

「好了,謝謝你,請你先離開。」荀園旻說道,然後看著凱登走遠一些後,又意識到,這裡漆黑一片,不禁害怕起來,立刻又喊道:「,再回來,不要走開。」在這種情況下,荀園旻好像也由不得自己想要果決就可以果決。

 

 (未完,待續)


, , , ,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2)

一夜好眠,隔天天一亮,凱登就醒了。他看看荀園旻,不知是還昏迷著,或是睡著未醒。凱登暫時不打攪她,自己跑到溪邊,掬一把水沖沖臉,坐在溪邊,看著水流,天色越來越明亮,陽光隨著水花躍動,他不時回頭看荀園旻,沒有其他動物靠近,而荀園旻也還是躺著。

他回到荀園旻那裡,把蓋在身上的乾草挪開,幫她把衣服穿好,再看看荀園旻受傷的位置,把包在傷口的番石榴嫩芽和柚木葉拿掉,已經不再流血,根據自己的經驗,讓傷口直接暴露在空氣中,反而復原的較快。他用山芋葉裝一些溪水,小心地把荀園旻的傷口四周清洗乾淨。陽光愈來愈大,但荀園旻還是沒有醒來,他思忖著,再來該怎麼辦? 要把荀園旻挪到陰涼處,或是在這裡搭個遮蔭的覆蓋? 把她抱到陰涼處較容易,但較會有動物走動,他就得一直守著;若搭遮蔭的覆蓋,他較放心到四處探探地形位置,尋找出路。想定之後,再進到樹林裡,砍了一些樹枝樹葉,幫荀園旻蓋了個遮蔭。

然後他到四處去逛逛,尋找可以出得去的路徑,也帶著兩支木矛。過了正午,看到一隻山羌,他舉起木矛射過去,正巧射中山羌的後腿,將它牢牢釘在地上,接著他抓了幾根藤蔓,捆了山羌的四肢,扛回荀園旻那裡。他想起或許需要為荀園旻補點東西,於是拿起鴞山刀,在山羌的大腿劃了一刀,用山芋葉接住山羌的血。再來拿著山羌血餵起荀園旻,她還是昏迷著,凱登將她扶起,讓她靠在自己身上,用一隻手扳開她的嘴巴,另一隻手將血倒入,餵得不是很順利,灑了荀園旻和他自己到處是血,把個秀氣的主播荀園旻搞得面目猙獰。到底他是個大男人,不管那麼多,還是餵了一些。然後又把荀園旻的上衣脫了,拿去溪邊洗一洗,也把荀園旻擦拭乾淨,恢復她秀氣的容貌。

他把荀園旻的上衣晾在一邊晒,然後把山羌肢解了,把皮小心撥下,也是放到一邊晾晒,再把肉切成條片,接著生火烤了起來,邊烤邊吃,有些直接放在石頭上曝曬,烤過曬乾,可以吃好幾天。他想,這一隻山羌夠他和荀園旻吃上幾天,所以就算一時還回不到部落也無所謂。

凱登忙得差不多了,這時也接近了黃昏,他再去溪邊汲一些水喝,也用山芋葉盛了一些水,拿去餵荀園旻,還是灑了一些在四周,到底餵食昏迷的人不是那麼容易,他沒有受過這樣的訓練。當他還在餵食之時,荀園旻咳了幾聲,可能被水嗆到了,接著醒了。凱登很高興,說道:「妳終於醒了。」

荀園旻還沒搞清楚狀況,醒來後發現躺在一個沒有穿著上衣的男人身上,而自己也沒穿著上衣,非常驚恐,說道:「你要幹嘛?」接著想站起來,但馬上又踉蹌跌倒。

凱登趕緊將她扶起,而荀園旻驚嚇未定,又說道:「你到底要幹嘛? 你對我做了什麼?」說完,對著凱登怒目而視。

凱登看到她的眼神,也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自己好心救她,卻被怒目相向。他怔怔呆了好一會兒,然後似乎想通了,說道:「我如果想要對妳做什麼,早就做了。」

荀園旻接著說:「你真的做了! 你做了什麼?」口氣更是驚訝。

「我殺了一隻山羌。」凱登還是沒有完全知道荀園旻真正想問的。

「山羌? 什麼山羌?」

凱登指著晒在石頭上的肉條,說道:「就是那些肉。」

荀園旻並沒有搞清楚凱登講的是什麼,「我是說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剛剛餵你喝水。」

「那為什麼我沒有穿上衣?」

「哦!」凱登有點知道她在意的是什麼了。

他接著說:「我剛剛餵妳喝山羌的血,不小心灑了,把妳的衣服弄髒了,所以把它脫下來拿去洗,現在那裡晒著。」說完,指著曬衣服的地方給荀園旻看。

荀園旻看到了,似乎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像是在亂講,而衣服也好像還有沒完全洗乾淨的血跡。

「把衣服還給我。」荀園旻命令道。

凱登把衣服拿過去,荀園旻又再命令道:「不准看!」

他本來沒有意識到,不過現在終於搞清楚荀園旻在乎的是什麼,「我真的沒對妳做什麼。妳已經昏迷一天一夜了。」

「我昏迷了一天一夜?」

凱登想起以前看過電視劇,有些人昏迷醒來以後連自己是誰都會忘記,於是問道:「妳知道自己是誰嗎?」

「什麼意思?」

「妳知道自己是誰嗎?」凱登又再問了一次。

「我是荀園旻。」

「那很好,妳知道自己是誰。妳昏迷了一天一夜。」

這時荀園旻回想起她在樹林裡追蹤綠腹藍尾雉,然後掉進一個洞裡,…。「是你救了我?」荀園旻終於搞清楚真正的情況。

「算是吧!」凱登沒有否認。

「你是…」

「我是凱登·都巴格,大家叫我凱登,有人簡單叫做,隨便妳怎麼叫。」

,謝謝你。」

凱登有點靦腆,但還是高興地笑了。

「我們現在那裡?」

「我也不知道,妳一直昏迷著,我不能跑太遠,還沒弄清楚我們跌到什麼地方。」

「那再來怎麼辦?」

「等妳可以走路以後再看了。」

「我現在就可以走。」荀園旻又站起來,但立刻跌倒,因為腳很痛,就是凱登幫她包紮過的地方。

看來不是只有外傷,「你的腳可能扭了,希望沒有骨折。」凱登說道,「妳還是別亂動,趁天黑前,我去找一些植物。」

說完,又問道:「對了,肚子餓嗎?」

問完,凱登拿給荀園旻一片烤過的山羌肉,隨口說道:「吃點山羌肉。」然後往樹林走去。

看著凱登離開,荀園旻把山羌肉放在一邊,試著站起來,但腳痛的不得了,甚至痛到氣喘連連,只好坐下。等到氣喘稍定,再拿起山羌肉,又怔怔出神了一會兒,然後覺得肚子真的餓了,咬了兩口,這時突然意識到自己處在山林野外,而四周是一片寂靜,但也不是真的安靜,因為蟲聲處處,此外,現在是傍晚時分,還有歸巢的鳥兒啾啾不停,而且是許多種不同的鳥叫聲。

以前也曾和電視台同仁到山區露營野宿,然而這次和從前不同,過去是一群人,雖然遠離塵囂,卻仍然熱鬧紛紛,偶而和一兩個同事到偏僻之處聊天,但那是悠閒的心情,一種工作之外的舒解,可以隨心所欲。可是現在全然不同,她心裡一片茫然,而目前似乎只能盼望快些回來,她向樹林張望,怔怔看著晚霞餘暉映入扶疏的枝葉之間。

荀園旻望了有好一會兒,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她剛開始以為是幻聽,是因為自己對野外陌生而產生的,但是聲音越來越清楚,從她的身後逐漸靠近,低沉而宏亮,接著越來越大聲,最後變得非常大聲。

「這是什麼聲音?」她心裡在嘀咕。

 

(未完,待續)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鐵道迷兒子也會講日語了

 

幾年前,帶兒子到日本,在某車站附近吃午餐,點完後,女服務生還和我們問了一個問題。我們搞不清楚,想說不是照著菜單,指給她看我們各自要的午餐了嗎?

, , , , ,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1)

話說荀園旻失蹤前,帶著兩名隨行記者和攝影人員追蹤綠腹藍尾雉,他們沿著崎嶇的山路,追了一段距離後,兩位隨行記者落後許多。這兩個隨行記者似乎看到,在很遠的樹林裡有個人在奔跑,兩個人正看著,沒有留意路況,一不小心,滑落到一個斜坡上。

荀園旻和和攝影人員還在繼續追蹤綠腹藍尾雉,來到樹林下,這裡有許多參天的老樹,還有不少爬藤。凱登遠遠看到他們,荀園旻走在前面,來到一棵大鐵杉附近,離攝影人員大約有幾十公尺。凱登知道這棵大鐵杉旁邊有一個凹陷的洞口,不小心可能掉下去,接著就會滑落到山谷下的某個深處。於是他立刻飛奔過去,躍過一顆大石頭,希望來得及阻止荀園旻掉下去。攝影人員看到凱登狂奔,拿起攝影機就拍了起來。

眼看著凱登就要抓住荀園旻,但還是晚了一步,荀園旻已經掉進凹陷的洞裡,凱登沒有思索,立刻跳了進去。攝影人員眼看他們都掉下去,拿著攝影機追去,然後也跳下去。攝影人員滑下了一段距離以後,他的攝影機卡住了樹根,他也跟著被甩到樹根的另一邊。

凱登跳下去沒多久就抓到了荀園旻,但是下滑的力道太大了,凱登勉強將荀園旻攬在懷裡,抱著她一路往下滑。凱登拿起他隨身帶著可以折疊的鴞山刀,用刀柄左撐右撐,控制滑行的方向,以免撞到樹根或石頭,滑落了好一陣子,然後掉下一個懸崖,兩人都大聲喊叫:「啊! …。」

幸運地,懸崖下方就是一個水潭,於是兩人都掉入水潭之中。凱登在下墜之中,不得不放開荀園旻。懸崖不算太高,所以沉入水中不深,他趕緊游出水面,過了一會兒,荀園旻也浮出水面, 凱登游過去將荀園旻救起,拖到岸邊。

到了岸邊,發現荀園旻已經暈了過去,但呼吸還算勻暢,凱登自然地想從口袋中抓起手機,要找人支援,但是手機不見了,他想起在往山谷下滑途中,席谷鹿打電話來過,然後…,看來手機已經掉了,現在只得自己想辦法。他大聲喊叫幾聲,過了一會兒,除了自己的回音以外,沒有其他響應,他真的要自己想辦法了。

於是凱登荀園旻暫時躺在岸邊,他到附近找了一些乾草和乾樹葉,舖在岸邊的草地上,然後將她抱到乾草乾葉堆上。再來發現她的小腿處泊泊流血,額頭上也有血跡,他用鴞山刀小心地將荀園旻牛仔褲的下半截割下,劃成兩個布條,拿到水潭邊洗一洗,擰乾後,暫時包裹住荀園旻流血的地方。接著他再到附近,找看有沒有可以止血的植物。這個水潭連著一條溪流,他沿著溪邊走了一會兒,採了一些野生的番石榴嫩芽和幾片較大的柚木葉子。回到荀園旻那裡,把採來的嫩芽和葉子清洗乾淨,捏碎番石榴嫩芽,敷在荀園旻受傷的地方,用柚木葉包上,再用牛仔褲的布條綁住。

料理完畢,凱登突然發現自己和荀園旻剛從水裡上來,全身濕透。他自己還好,反正現在是夏天,習慣不穿上衣,但眼前這個女生呢? 他猶豫著,該怎麼辦? 要幫她脫掉衣服嗎? 他邊想邊東張西望,看到左前方有塊空地,有陽光照射著,於是將荀園旻挪到該處,也是找了乾草乾葉舖上,讓荀園旻躺在那裡晒太陽,後來覺得還是把荀園旻的上衣脫下,另外曝曬,這樣應該較快可以晒乾。

脫了荀園旻的上衣,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她只著胸罩的上半身,那白晰的皮膚,…,然後心裡頭某個意念告訴他不能再多看,否則…。於是把荀園旻擱在那裡,他跑到不遠處的樹林裡,找了幾根粗細合適做木矛的樹枝。但還是放心不下荀園旻,在這個偏僻的山谷,可能有爬蟲野獸出入,荀園旻暈倒在地,更難脫逃,因此他帶了砍下的樹枝,回到荀園旻那裡。他坐在旁邊,一邊削著木矛,一邊看著溪流,想著如何脫離困境。

過了好一會兒,凱登站起來,看著四周的山頭。他根據太陽照射的方向,大略估計東西南北的方向,東邊隱約看到一脈稜線,在北邊矗立著一座山峰,呈金字塔形,比其他的山高一些,稜線南邊也有幾座山峰,他判斷北邊那一座應該是關山,南邊是卑南山群。從此處看上去關山的高度,凱登心想,「看來已經滑落了相當的高度,這裡離新山部落有不小的距離,而高度恐怕也差了好幾百公尺。」

眼看太陽逐漸西移,而主播荀園旻還昏迷不醒,今晚是不可能回得去部落了,那得預先準備。於是他再到樹林裡,拿起鴞山刀又砍了好幾根約手腕粗的小樹幹,削去枝葉,又抓了一把粗藤蔓,撿了一顆石頭,回到荀園旻躺臥的地方,用石頭將樹枝牢牢釘入土中,築起一道籬笆牆,並用藤蔓把樹幹互相固定綑牢,只留了一個開口,他守著。後來想想,再拿起木矛,把籬笆牆外面四周的土和草,戳弄得像是山豬挖過,讓山豬不會再到這邊來。

忙完,太陽已經下山,他幫荀園旻把衣服蓋上,然後將剩下的小樹幹堆在籬笆牆的開口,帶著一根木矛,去到溪邊。趁著晚霞尚有餘暉,他眼明手快,用木矛插了幾條魚,再回到荀園旻的身邊,荀園旻還是沒有醒來。看來他得在這裡守著,等荀園旻醒來再說。於是又到樹林裡撿了一些乾樹枝和樹葉,還好他一直都隨身帶著打火機,他知道在山林野外,火,對求生而言非常重要。他生起火來,把幾條魚烤來吃了。

凱登而言,台灣的野生動物沒有太多可怕的,山羌、水鹿不會有什麼傷害;山豬,他已做了防護;蛇,大概不會莫名其妙跑到這個空地;唯一要擔心的是黑熊,想到這裡,他又拿起那支特製的木矛,那是他特別取下堅硬的鐵杉小樹幹做成的,比起其他木矛,這支是又粗又長,專門預備對付黑熊。他每到一個地方,最先製作的就是這種木矛,因為當年他阿爸就是被黑熊…,所以當他回到族裡以後,總是預備著。不過,他後來從未再遇過黑熊。

魚吃了,他到溪邊汲取一些水喝,天色已暗,開始有些涼意,他抓了一些乾草幫忙舖蓋在荀園旻身上。自己站起來稍為走動,望著山脈稜線的凹陷處,月亮出現了。他到野外有許多次,但沒有像今天這樣驚險,為了救一個女生,從山邊滑落幾百公尺,還掉進水潭,而自己竟然幸運地沒有受傷,似乎祖靈在默默保護著他。而這位荀園旻主播,不知她真正的情況如何? 她還是昏迷不醒,但探她的鼻息,呼吸似乎穩定順暢,應該也會沒事才對。現在唯一能做的,大概只能在旁邊守護著,等她醒來以後再說。他再看看月亮,旁邊點綴著許多星星,覺得天上的神靈也在保佑,因為給了他這麼好的天氣,否則要背著昏迷的女生,在這山區叢林裡找躲雨的地方,一定會很狼狽。想到這裡,覺得安心不少,於是在籬笆牆的開口處坐下,手靠著小樹幹堆,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未完,待續)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2)

「有了,我們人這麼多,大家再分頭去找。」

「這還不是回到一開始的想法,許多人都沒有登山經驗,恐怕是自己摔傷了都還沒找到。」

「不,我有新的想法,不是還有直昇機和山貓嗎? 請直昇機吊山貓到比較崎嶇的地方,把它挖平一些。」

「還有,我也想到了,請直昇機把特種部隊吊到樹林較雜亂的地方,把那些怪樹砍了,那麼我們這些人就比較容易過去。」

「這主意不錯,不然我們這些人來都來了,不能幫上忙,總是感到遺憾。」

「沒錯,沒錯,總比大家在路邊看著納涼好,而且多少也比純粹靠特種部隊、原住民、和登山朋友好一些。」

「對,對,對,比較艱難的山區就讓有經驗的去,我們就專挑容易找的地方,總之,就是要幫忙,但也要注意安全,還有要至少三個人一組。」

「不行,不可以亂砍樹,山靈和樹靈會生氣的。」有原住民朋友抗議道。

「唉呀! 我們又不會亂砍,只是砍那些長的太密,擋到去路的。況且把亂長的樹砍一砍,其他的會長的更好。」

「就這麼辦吧! 那什麼山靈、樹靈? 還石頭靈、沙堆靈、溪靈、水靈、草靈、花靈呢! 那有那麼多靈?」

於是大家不管原住民的抗議,調動直昇機,就開始他們的行動。部長在下午三點的記者會還沒召開前,他們就到山裡去了,四處找荀園旻

好幾部直昇機吊起山貓和特種部隊,從天垂下。

「哇! 太壯觀了,簡直比拍電影還逼真。」B台的記者說道。

「當然逼真,這是真的,不是在拍電影。」攝影人員接著說。

「趕快拍下來,今天的新聞可精彩了。」

有兩個特種部隊隊員分在一組,他們垂到一個亂樹堆,這些樹團團圍住一棵大樹。他們拿起電鋸,三兩下把亂樹砍了大半,然後覺得這棵大樹斜著長,實在妨礙作業,於是一不作二不休,把大樹也砍了。

然後,大樹從天墜下,轟隆一聲。

這時,剛好席谷鹿看了部長的記者會以後,衝到這裡,看到大樹倒下,非常激憤,破口大罵,

「媽的,你們把這棵大樹砍了,樹靈一定會大大發怒,我們都要受災殃了。…」

他邊說邊扯掉上衣,就要衝下山谷,但警察已經拉起封鎖線,於是和警察起了衝突,幾個警察圍過來,他一個人打不過他們,於是被警察架住。

接著,十幾個原住民也趕到,聽到轟隆一聲,又看到被警察抓住的席谷鹿在那裡奮力掙扎,嘴巴還不停大罵,「媽的,你們真的砍了,真的把它砍了,…。」這些趕到的原住民們大家義憤填膺,因為席谷鹿出發前告訴他們說,這些人要殺了凱登,他們的凱嵐崗,因此他們以為凱登已經被殺了,而現在席谷鹿也被抓了。

大家聚攏過來,要把警察圍住。

其中一位警察趕緊呼叫其他警察,於是好幾位警察聚集過來。原住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警察,也用手機呼叫他們族裡的人趕快過來,雙方都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馬。

席谷鹿依然被警察架住,幾十個警察四圍守住席谷鹿,原住民也有近百位,大家相隔約幾十公尺,彼此對峙。

C台記者看到了,趕緊叫攝影人員和SNG車過來,其他台的記者們也都趕來了。有許多去找荀園旻的人聽到了這個消息,也跟著聚集到這裡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曉得。我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樣了。」

「該不會要發生暴動了。」

「別烏鴉嘴。」

「可是你看,原住民他們那麼生氣。」

「奇怪,要找個主播荀園旻,竟然搞到原住民和警察起衝突…。」

「……」

 

(未完,待續)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1)

前進指揮所成立以後,各路人馬就開始討論起搜尋和搶救的策略。

「我們就如部長宣佈的,用地毯式搜索。」

「範圍那麼大,恐怕要一萬人以上,否則不知要找到何年何月?」

「而且到處是樹,加上地形崎嶇,沒有特別訓練,不小心摔死就更麻煩了。」

「不是有特種部隊嗎? 請他們去搜尋,我們提供後勤支持。」

「那就請特種部隊的隊長說說看怎麼辦?」部長說道。

「這些地形對我們不是困難,但需要告訴我們更精確的位置,我們就可以快速行動。」

「需要多精確? 十公里的範圍還不夠精確嗎?」

「最好要在一公里以內,否則我們五十位弟兄,單單爬上爬下,要爬完十公里的範圍,恐怕要十天以上。」

「十天? 太久了,我們不被罵死才怪。」

「不是有直昇機嗎? 讓直昇機到處巡視,看到主播以後,再由特種部隊到那個地點把人救出來。」

「嗯! 這是好辦法。」

「聽起來是很好,可是到處都是巨大的樹木,從直昇機上面根本看不到樹底下的情況,如果主播昏倒在樹下,那就找不到了。」

「我有辦法了,我們大家一起把樹砍掉,直昇機就視線無阻了。」

「你嘛好啊! 如果我們可以把這些樹砍光,也差不多找遍了所有地方,還需要直昇機?」

「……」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討論了許久,全都沒有解決的辦法,因為實在不知道主播會掉到那裡。

「唉! 大家把問題想的太難了,我們就從K台記者跌落的地方找起,請特種部隊下去找。」有個人突然提議。

「好! 好! …」一堆人呼應。

於是特種部隊下去了,但找了半天,還是沒找到。

「你們這種地毯式搜索,很難找到的,要找我們原住民幫忙的啦! 我們有好的直覺,知道那些地方會絆倒人,可以較快找到。」

「好,那我們就請原住民們幫忙。」

於是幾個原住民,帶著吊索,從K台記者跌落下去的地方找了起來,過了老半天,還是沒找到。

「照我看,憑直覺是不行的,已經到了二十一世紀,不用科技找人,還是用那麼原始的方式,要找到何年何月?」

可是也沒有辦法,於是只好請特種部隊、原住民、和一些有登山經驗的人一起下去找,並擴大搜尋範圍。

然後在他們找了許久以後,B台記者報導攝影師出現了,大家歡聲雷動,於是所有人馬都集中到攝影師爬上來的山谷邊。

「我們還是請特種部隊、原住民、和登山朋友從這裡下去找。」

「我看這樣不行,大家仔細想想,從K台記者跌落的地方和攝影師爬上來的地方差了有三公里,表示範圍還蠻大的,他們這些人的搜尋方式恐怕還是要找上好一陣子。你們想,那麼壯的攝影師都已經體力嚴重耗損,主播恐怕更難以撐到你們找到她為止。」

「那怎麼辦?」

於是大家又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未完,待續)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3)

下午三點鐘,前進指揮所召開記者會,由部長親自主持。

「首先,要非常感謝全國民眾對此一事件的關心。從昨天成立前進指揮所之後,在所有人員全力搜尋之下,我們一天之內就取得了重大進展。失蹤四天的K台攝影人員已經找到,我們發現他體力嚴重耗損,身受數處重傷,我們已經將他送醫,目前情況已經穩定,沒有生命危險。…」

「部長,請問荀園旻主播找到了嗎?」D台記者搶著發問。

「喂! 部長還沒說完,請不要插話。」一堆人對她不滿,包括各台記者。

荀園旻主播還在繼續搜尋之中,雖然還沒找到,但K台攝影人員的攝影機裡有拍攝的影像,將會是重要的線索。」

「什麼影像? 有荀園旻主播嗎?」又有記者迫不及待地發問,當然又是遭到一堆白眼。

「拍攝的影像中有疑似原始人的蹤跡,我們需要請專家幫忙鑑定,接下來我們立刻把片子放給大家看。」

螢幕中出現一個像人的影子,跑的非常快,然後突然跳起,躍過一顆大石頭,約有一公尺高,接著就消失在樹林裡。

「哇! 這不是原始人是什麼? 有什麼人可以一躍就跳過那麼大顆的石頭。」

「……」大家議論紛紛。

「部長,如果真是原始人,你是否會把牠殺了,以免牠傷害荀園旻主播?」

「為了進一步瞭解原始人的習性,我們…」聽到部長這樣的回答,大家很不滿,開始鼓譟起來,還沒等部長說完,立刻有人喊道:「把他殺了。」

然後一堆人,也包括記者,在那個氛圍之下,都不知不覺地跟著喊:「把他殺了,把他殺了,…。」

         這時警察圍過來保護部長,部長拿起大聲公,「我們會使用麻醉槍,…。」似乎大家滿意了這樣的答覆。

********

席谷鹿眼睛盯著電視螢幕,看著部長召開的記者會,在看到K台攝影師拍攝的影像時,那個快速跑動的人影,讓席谷鹿瞪大了眼睛,然後在他躍過石頭時,他認出來了,因為能夠一躍就跳過這顆石頭的,除了他,沒有第二個。

「媽的,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原來在那裡。」席谷鹿又自言自語。

然後再來的記者會上,許多人喊著要把他殺了,而部長說是要用麻醉槍,席谷鹿慌了,「媽的,這群野蠻人,竟然要殺了我們族裡的凱嵐崗? 他們說我們是番仔,我看他們才是亂殺人的番仔。」席谷鹿繼續自言自語,「媽的,不能讓他們殺了,我得趕快連絡族裡的人趕到現場。」

「喂! 伊真,不得了了,他們說是要殺了我們的凱嵐崗,真是媽的,他們就在…,趕快過去,我立刻就會過去,也跟族裡的其他人說…,媽的。」席谷鹿拿著手機,邊講電話,邊發動摩托車。

不久,許多原住民到達現場,也就是K台攝影人員爬上來的山谷邊上。

 

(未完,待續)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2)

前進指揮所成立的同時,所有各電視台的記者、主播,全都匯集到新山部落。一天後,攝影師出現了,距離記者瓊慧跌落山谷的位置有三公里,是他自己從山谷下方爬到產業道路上,B台記者最先看到,於是B台搶到了獨家新聞。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本台獨家新聞,K台主播荀園旻離奇失蹤事件,本台取得最新發展,本台記者首先看到和荀園旻一起失蹤的攝影人員,現在就為各位連線到現場,向各位報導最新消息,綺婕請說。」

「好的,各位觀眾朋友,我是B台記者楊綺婕,我們於兩分鐘前最先發現失蹤多日的K台攝影人員,他就從我身後的山谷爬上來,…。」狼狽不堪的K台攝影師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

*******

在K台攝影棚內,看到B台現場獨家報導,大家緊張萬分,「喂! 怎麼讓B台先找到了我們的攝影人員。」總監說道。

「我們的新聞竟然讓B台搶得獨家,這不行。」強新也跟著說道。

「立刻連線到現場, 晶玲就在附近,叫她跑步趕過去」

「好主意,晶玲鬼靈精,她一定有辦法。真幸運,晶玲就在旁邊。」

晶玲,總監要你立刻到…」

「我知道了,馬上就到。」

*******

「…,我們於兩分鐘前最先發現失蹤多日的K台攝影人員,他就從我身後的山谷爬上來,全身都是污泥,但身上還扛著攝影機,所以我們非常確定就是K台攝影人員。我們現在請他幫我們說明整個的失蹤過程。」說完,B台記者楊綺婕把麥克風遞到那滿身污泥的人前面。

「……」

在電視畫面上,那個人表情呆滯,正要說話,突然出現另一個人,擋在他前面,是K台的晶玲,她同時也立刻拿出另外一支麥克風。

「各位觀眾朋友,我是K台記者謝晶玲,剛剛各位看到的,正是本台失蹤的攝影人員,因為人命關天,我們需要將他緊急送醫,現在暫時無法接受採訪。稍後K台會立刻為觀眾朋友做最詳細的說明和報導。」

「喂! 荀園旻失蹤的消息已經是全國大家關心的新聞,不再是K台專屬,你們K台不能再霸佔為獨家新聞。」

「嘿! 有人性一點好不好,你沒看到他受傷了嗎? 你們沒有將他緊急送醫不打緊,還要藉機搶獨家新聞。」

「……」

「……」

「攝影師還在拍? 這種吵架的畫面不能上電視的。」

「……」

「部長已經來到現場了,不能漏掉這個新聞。」

電視上看到聚集越來越多的記者,警察,和圍觀的民眾。

「噓,大家不要吵,請部長講話。」

一堆麥克風遞到了部長面前。

「……」部長把麥克風放在嘴巴前面,半晌,還沒說出一句話。

「部長,請你為大家說明。」幾乎所有的記者異口同聲地說,記者們終於意見一致。

又是一段時間以後,部長終於清一清喉嚨,「在這個搜尋的過程,情況瞬息萬變,…。」

「部長,是不是需要成立一個新聞中心,以免再次發生剛才爭執的情形?」C台記者提議。

「這是好建議,我們可以考慮。」

「部長,什麼時候召開記者會,告訴我們最新狀況? …」

 

(未完,待續)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1)

經過了三天,還是沒有找到荀園旻,K台總監終於確實知道,她真的失蹤了。荀園旻現在的名氣超過所有各台主播,報導荀園旻失蹤的消息,讓K台的新聞收視率繼續飆升,甚至於超過最受歡迎的節目『全民胡說,大話八道』,足足多出七個百分點。網路民調還說,如果K台沒有把荀園旻找回來,將發動所有網民包圍K台。總監才不怕被包圍,他有的是關係,台北市市長和警察局長不可能讓網民真的鬧事。

「可是,如果園旻真的遭到不測,那麼這些天的努力,這麼高的收視率,不就化為烏有,還有找總和費劃茤立委一起合作推動的投資案…。」想到這裡,他趕緊聯絡重要人物和機構。

********

「各位觀眾朋友,現在為各位報導最新消息。本台荀園旻主播在高雄縣警察局、消防局和林管處的通力合作下,目前仍然下落不明。由於高雄縣政府的資源有限,本台央請行政院以及民間多個救難組織,共同成立前進指揮所,指揮所的總指揮由內政部部長擔任,他目前已經進駐新山部落,正和我們進行連線,現在就為各位做現場報導。」

「部長,非常謝謝您和內政部,以及各單位的協助,請問目前的最新狀況如何?」

「是的,我們和大家一樣,都非常關心荀園旻主播的安危,一定會盡全力搜尋和搶救。」

「請問,你們將採取什麼樣的搜尋策略?」

「這是很好也是很重要的問題,根據貴台記者的目擊資訊,這裡有原始人出沒,所以搜尋人員也將處於危險的情況,此外這附近的山形極為複雜,所以我們確實要有非常好的策略,否則在新山部落這裡,不僅難以找到荀園旻主播,甚至於搜尋人員自己也可能遭到不測。」

「請問部長,你們的具體做法是什麼?」

「你這個問題也是非常的好,具體做法確實非常重要。為了因應這個艱鉅的任務,我們特別請求國防部支援。很幸運地,總統也非常關心荀園旻主播的安危,在總統的指示之下,國防部已經給予所有必要的協助,包括可以進入險惡山區的直昇機,能夠攀岩走壁的特種部隊,可以在山區挖掘的山貓,…,還有總統夫人也聯絡了所有她接觸過的民間志工團體,全都動員到新山部落這裡,我們目前的搜救人員非常的多,各位從鏡頭上可以看到,密密麻麻。我們將以跌落山谷的地點為中心,在方圓十公里的範圍內,進行地毯式的搜索。若有必要,也一定會擴大搜索範圍,務必找到荀園旻主播。」

「真是非常謝謝部長詳細的說明,所以各位觀眾朋友請放心,在政府和民間全體動員之下,我們有信心可以找到大家關心的荀園旻主播。…」

*******

K台主播荀園旻失蹤的事件也是網路上熱門的話題,特別是前進指揮所成立之後。以下是摘錄自網路上的留言:

「哇! 這次終於看到政府的魄力了,部長,我支持你,趕快救出我心愛的荀園旻主播。」

「奇怪了,上次颱風都不懂得痛用到國軍的力量,怎麼現在還會找特重部隊?」

「政府終於動定思動,現在正在全力花飛國家力量,真是難得。」

「政府那有痛定思痛,還不是過了三天才成立前進指揮所,我看是毫無進步。」

「政府有沒有搞錯,為什麼用國家支源去幫K台找人?」

「如果找的是K台的孫強新,那就不必了,但現在是當家主播荀園旻呢,當然要救了。」

「沒錯,荀園旻可不是K台私有的,她是全國大家的,我支持這次的就原行動。」

「名人就可以享受國家資源嗎? 上次颱風時跌落溪流的那些人真是冤啊! 冤啊! 冤啊! …」

「我希望現在就去現場幫忙,就算為此跌落山涯,我也乾願。」

「你乾願,我乾麵,我馬上送乾麵去現場給救難人員,哈! 哈! 哈! 我看假如沒有救到荀園旻,會有很多人輪落天崖。」

「唉! 連崖或涯,甘願或乾願都分不清楚,別去現場丟人現眼了。」

「真愛玩文字遊戲,好,大家一起玩,荀園旻,尋原民,到底要找K台主播,還是要找原住民啊?」

園旻失蹤了,就是原住民失蹤了,找園旻,當然就是找原住民。」

「確實應該找原住民,很多原住民失蹤了。」

「那政府更應該派人好好的找,我支持擴大尋找原住民的行動。」

「原住民的某些部族都消失超過一百年了,到那裡去找?」

「不要浪費資源了,還是找荀園旻主播要緊。如果沒找到主播,我也不想活了。」

「這次政府可以找得到嗎?」

「連直昇機、山貓、特種部隊都出動了,再找不到,這個政府…。」

「我相信可以找的到,我對部長有信心! 我對總指揮有信心x 100,部長加油,我愛你!」

「……」

「……」

 

(未完,待續) 


,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2)

「各位觀眾朋友,現在為各位插播最新消息,本台已經接到主播最新狀況,據新山採訪團隊傳回來的消息,主播與另外兩名記者和攝影人員在深入新山部落時,據稱看到原始人的蹤跡,在追蹤當中,所有人員不幸跌落山谷。其中兩名隨行採訪記者已安全返回。主播與攝影人員狀況仍然不明,但已經確定失蹤地點。警消人員和林管處在幾位原住民的協助之下,正積極搜救當中,我們把鏡頭轉到新山部落現場。」

******

「喂! 主播已經失蹤了,現場怎麼接?」

「妳就講實際的情形,連講話都不會嗎?」這時強新趕快轉頭,機警地告訴播報室同僚,先把畫面切到前幾天新聞簡輯的紀錄片。

「這可是要上鏡頭的,講錯了怎麼辦?」

「你就講,…」

雅秋現在腳受傷,臉色蒼白,怎麼上鏡頭?」

「讓雅秋上鏡頭更好,更有戲劇張力,大家會更擔心園旻的情況。」

「拜託,她正要抬上救護車。」

「……」

「好吧! 好吧!」

「好,現在畫面切到現場,瓊慧請說。強新說道。

******

「各位觀眾朋友,我是K台記者莊瓊慧,我剛從跌落的山谷中回來,各位現在畫面上看到的是我們另一位記者陳雅秋,她在採訪追蹤的過程中摔下山谷,現在正要送往醫院。」

電視還在現場連線當中,強新直接從攝影棚問瓊慧,「瓊慧主播現在的情形怎麼樣?」

主播和攝影師都還沒找到,…」

瓊慧,你們跌落的山谷地點在那裡?」

「我已經告訴了警消和搜救人員,現在現場正在緊急處理當中。」

瓊慧,你們跌落的山谷地點在那裡?」

「剛剛說了,我現在必須去幫忙處理雅秋,若有更新的消息,我會隨時再向大家報導,現在把鏡頭交還給你了,強新

畫面接著切回棚內,「各位觀眾朋友,剛剛是K台為各位做的現場連線報導,可以看到採訪的過程相當驚險,我們記者陳雅秋還受了傷,現在送往急救當中。各位最關心的主播,目前仍然狀況不明,但我們正在全力搜尋,有任何新的狀況,將再隨時為各位插播。」

******

席谷鹿盯著電視看,「媽的,這麼美的主播怎麼失蹤了。」席谷鹿懊惱地拍了一下茶几。

然後繼續自言自語說道,「她長的這麼像族裡的姑娘,難道祖靈都不保護一下嗎? 打個手機給,他常在山裡跑,看能不能幫忙找。」

「喂! ,你在那裡?」手機接通後,席谷鹿迫不急待地說。

「喂! 喂!,…,什麼事? …,喂! 喂!」

「喂! ,你在那裡? K台的主播失…」

「我在…,喂! 喂! 聽 …」手機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完全無法搞清楚講話的內容。

「媽的,要找人的時候,手機就是不通,住在山裡就是爛,手機訊號常不清楚,人家阿城他們在山下就不會這樣。」席谷鹿又自言自語,「媽的,我們原住民就是被當二等三等國民,用的東西都是比別人爛。…,媽的,我自己出去找比較實在。」於是電視關了,跨上他的摩托車,砰砰砰騎出去了。

******

瓊慧,真是太遜了,連個跌落的山谷地點都不會講。」強新抱怨道。

「沒關係,新聞就是這樣,不要一次給太多,這樣觀眾才會持續好奇。瓊慧,你做的好,別理強新。」副總監說道。

「唉! 總監到底知不知道,園旻真的失蹤了。」

「我們美麗的副總監大人,妳不能好好告訴總監嗎?」

「他應該知道吧! 只是不想太快找到園旻罷了。」副總監接著說。

「收視率是他唯一的考量。」

「出了人命怎麼辦?」

「……」

 

(未完,待續)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1)

「最新消息,本台主播荀園旻高雄溪南鬼湖附近失蹤。根據本台新山採訪人員的最新消息,主播是在本台特派團隊採訪新山部落期間,於今天下午三點四十分時證實失去連絡,本台正與高雄縣警察局、消防局及林管處積極連絡搜尋之中。

「本次採訪溪南古生物復育和新山部落的計畫,主播親自帶隊,希望能提供給觀眾朋友第一手的史前遺址和古生物復育資訊,主播帶著另外兩名採訪記者和攝影人員於今天下午出去採訪,在三點四十分時失去連絡。由於採訪地區只有步道山路,所以SNG車無法進去,目前尚未有進一步的消息。若有主播更新的消息,本台將立刻為觀眾朋友隨時插播。」

******

K新聞總監來到播報室。

「這個新聞做的好,我們連續幾天追蹤報導新山部落的新聞,現在我們的收視率已經衝到最高,比第二名足足多出三個百分點。」總監說道,「台灣最近太窩囊了,和美國、大陸的談判全都被耍著玩。我們報導新山古文明是人類六大文明中心之一,對台灣人而言,可說是振奮人心」

「沒錯,好多人叩應進來,說是他們感動的痛哭流淚,因為從來不知道台灣是這麼偉大。」

「又可幫忙轉移大家對政府的不滿。」

「誰管他人民對政府滿不滿,保住我們自己的飯碗比較重要。」

「對了,我們的報導真的引起很大的迴響,有好幾位立委說是要立法成立文化休閒國家公園。」

「那一定是南部立委提議的。」

「誰說? 聽說帶頭提案的是台北市立委費劃茤。」

「聽我們總說,還有新雄董事長和大設總經理要投資,正和費劃茤立委聯合推動文化休閒國家公園BOT案。」

「又是BOT,Bomb on Taiwan,炸死台灣。」

「在播報室不要胡說八道,不小心,麥克沒切好,聲音播出去就完了。」

「對,對,大家小心。再多多加油!」總監接著說,「還有,園旻現在是最有名氣的主播,你們做的很好,還製造了園旻失蹤的新聞話題,我們的收視率要持續領先了,可千萬不要太快找到園旻。」總監又接著說。

「總監,不是製造的,是真的。」

「說的好,是真的。我知道,是真的,當然不能是假的。」總監說完,又哈哈大笑兩聲,離開播報室。

「怎麼辦? 總監不相信園旻是真的失蹤了。

「不知道,希望高雄警察局和消防局很快可以找到園旻。」

「……」

強新衝進播報室,「有最新消息進來了,大家預備,立刻上線。」

「喂! 還沒稿子,怎麼上?

我立刻編,在我腦子裡。強新邊說邊快步走到播報台。

「好,開始倒數,… 54321

 

(未完,待續)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2)

「應該是。」博士回答道。

「有什麼副作用嗎?」

「應該沒有。」

「可以拿來做為化粧品嗎?」主播又問道,普羅的問題不嫌多。

「有這個可能。」博士再回答道,「不過,…。」

博士介紹完,荀園旻主播繼續補充道:「還有從新山部落挖掘的第一手史前遺址資料非常珍貴,據國內外人類學家共同判斷,可能是人類演進史上最重要的資料之一,我們再請另一位專家博士為我們說明。」

於是電視上博士介紹道:「在新山部落挖掘到的史前遺址,將可幫我們解開台灣原住民與太平洋南島民族之血統關聯,以及台灣原住民與中國南方百越族群間的族裔關係。」

荀園旻問道:「這代表什麼意義嗎?」

博士回答道:「可能在五千年以前,新山古文明是東南亞和太平洋區域的文化中心和發源地,人類古文明的歷史可能改寫,五大文明古國可能變成六大文明中心,而且新山古文明可能是最古老的一個。」

「哇! 各位觀眾朋友,你可曾想過,台灣是人類文明最早的發源地嗎?」主播接著說道。

然後電視螢幕出現東亞和太平洋群島的地圖,以台灣為中心,有好幾個箭頭向外幅射出去到各地。

「…。今天的採訪報導先到這裡,之後我們會再為各位觀眾朋友繼續追蹤報導。現在我們把鏡頭交還給棚內主播,強新。」

再來電視新聞轉到台北,報導立法院的消息,…。

「嘿! 我們要發了,沒想到我們新山部落還有這麼珍貴的東西。」席谷鹿說道。

「發? 我看我們慘了,可能再來會有一堆外人進來,我們要打獵,種山產就更難了。」

「管那麼多,那天我們也去找一些珍貴的貝類,或一些特別的動物,送到外地去賣,或許就可以賺一筆錢,那就可以不用再打獵種山產了。」

「你說的什麼? 打獵種山產是我們祖先留給我們的,我們要持守下去,否則這些山靈河靈,還有樹靈花靈會生氣,不僅我們會受災殃,全台灣島都會遭殃。」凱登愈說愈激動,「而且那些貝類動物,我們能賣多少錢,還不是被盤商剝削了!」

「還是我們的凱登瞭解得透徹,難怪族裡要選你當我們的凱嵐崗。」席谷鹿說道,「你剛剛有沒有留意到,電視上的荀園旻穿著我們族的服裝,她長得還真像我們族裡的姑娘,沒有人能夠像我們族的女生可以有那麼端正的五官了,比以前的湯蘭花還美呢! 而且眼睛鼻子嘴巴,沒有一項不合我們族的模樣。她會是我們族裡的人出去的嗎? 能當到K台主播,很不簡單呢!」

「不曉得,以前沒聽過,我們族裡的女生能夠唸到大學,在高雄市找到工作,就已經很不錯了,要當到台北的K台主播,我看連原民台主播都很難了,那麼多人在搶。」

「唉! 可惜,我還想,這麼漂亮聰明的主播和我們的凱嵐崗還真速配,可惜她不是我們族裡的人。」

凱登瞪了席谷鹿一眼,說道:「睡飽一點比較實在,在夢中多聽聽山靈的聲音比幻想那些不確實的女生有用。」然後出去屋外,拿起鴞山刀繼續削他的木矛。

 

(未完,待續)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1)

     「本台獨家新聞,本台新山採訪團隊,由主播荀園旻帶領,前往高雄溪南鬼湖附近,採訪特有生物保育中心以及新山部落,傳回來最新發現,包括有史前絕跡生物復育和史前文化遺址探勘的結果,我們現在就將鏡頭轉到新山部落,由主播為各位做現場實況報導。」

     ,K台正在報導我們部落的新聞,趕快來看。」席谷鹿大聲喊著,席谷鹿的全名是席谷鹿·道爾法(Shigulu·Davau),他和凱登·都巴格(Kaiden· Dubagu)是拜把兄弟,比親兄弟還要好。

      凱登急忙放下鴞山刀,跑進屋內,「好的,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我是K台荀園旻,很高興能為各位報導溪南古生物復育和新山史前文化遺址探勘的最新發現。我們目前所在的地點,其實離新山部落的聚落中心有七公里之遠,各位從鏡頭上可以看到,在這附近沒有任何住家。但在這個地方,研究人員成功培育了兩種已經絕跡的生物。

「在生物學家和考古學家的合作之下,不僅發現了史前絕跡生物的化石,而且重新培育成功,現在變成活生生的生物。不過這是小型的生物,不是電影侏儸紀公園中的恐龍,所以各位觀眾朋友可以放心,不會有恐龍在台灣到處遊行的現象。我們現在就請生物學家博士為大家說明。」

主播說完,接著電視機螢幕上出現幾隻禽類的動物在赤楠樹叢下追來追去,「各位現在看到的稱為綠腹藍尾雉,外形像黑長尾雉,但腹部的顏色是綠色,而長尾巴則是藍色。」

「哇! 我的媽呀! 真是美的沒話好講。」席谷鹿讚嘆道。

電視上博士又繼續說道,「根據史前文化遺址探勘隊的化石鑑定,其化石出現的年代距離現在有七千八百年,也就是說,在七千八百年以前,綠腹藍尾雉還活在地球上,而且就在台灣新山部落這附近。牠的化石和新山古文明的遺址同時出土,所以我們可以確定綠腹藍尾雉可能是新山古文明時期,人類所豢養的家禽。從化石中,我們幸運地採集到可以植入台灣山雞胚體的完整DNA序列,所以能夠讓已經絕種的綠腹藍尾雉獲得新生。

「此外,我們還成功培育出一種極為特別的貝類,其貝殼大量出現在新山古文明遺址下方約五百公尺的地層當中,幾乎每一個貝殼內都藏有數顆直徑約2到3公分的大珍珠,呈紫黑色光澤。」博士介紹的同時,電視螢幕上有閃閃發亮的紫黑色珍珠。

然後電視就進入廣告,「新雄建設,為你建立恢宏而舒適的家,…」

「媽的,才正精彩,又廣告了。什麼新雄建設狗熊建設的,還不是到處濫墾濫挖。」席谷鹿抱怨道,接著又說:「,你常在山裡到處走,有沒有看過這種藏有珍珠的貝殼? 還真稀奇。」

「是很稀奇,更是古怪,怎麼在深山裡會有這種貝殼? 我看電視越來越會唬爛,什麼新聞都製造得出來。」凱登回應道,「席谷,要不要來顆葩苗豆,我們在另一個山頭找到的,味道和夏威夷豆很像,我叫伊真烘的,用九層塔一起烘,味道很好。」

凱登說完,丟了一顆過去,席谷鹿嘴巴張開,右腳往後一退,那顆葩苗豆剛好準確落入席谷鹿嘴中。

「接的好,再來一顆。」凱登又丟了一顆過去。

「味道確實不錯,鬆脆鬆脆的。」席谷鹿說道,「你剛剛說像什麼姨豆或姨奶的?」

「什麼姨豆姨奶? 是像夏威夷豆。」凱登回答道,「噓,新聞又來了。」

電視上博士接著說道:「我們剛剛介紹的貝殼,其中少數的貝殼內含有蚌肉化石,在這些蚌肉化石中,我們同樣幸運地採集到完整DNA序列,可以植入黑蝶珍珠蛤胚體,在海鹽的鹹水環境中復育成功,我們稱這種貝類為台灣紫黑珍貝。而且我們團隊與國內外的生化團隊合作研究發現,台灣紫黑珍貝富含抗氧化的化學成份,可抑制癌細胞的擴散,特別是能夠防止口腔癌以及皮膚癌之癌細胞的生長。」

「能夠防止皮膚癌的生長,是否也具有皮膚保護和美白的效果?」主播甜甜地問道,她故意問這個很普羅的問題,免得博士講得太學術了,觀眾不耐轉台,收視率還是很重要的。

 

(未完,待續)


, ,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靠爸族到苦瓜排骨

王品董事長戴勝益最近的靠爸族言論頗受各界批評,今天他又受邀到台大畢業典禮演講,學生們對他似乎不以為然,開始掌聲不太熱烈。

不過,他今天改口了。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小鐵道迷日記已全刊載完,再來將連載另一部小說,

     凱嵐崗首部曲--返璞或反撲。於近日內推出,敬請不吝點閱及指教。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遊記─如何在四天坐完所有日本新幹線

期盼已久的東北新幹線之旅終於來臨了!我在暑假結束前,跟爸爸、媽媽一起去日本玩。

我們只有五天四夜的行程,但是我想要坐完東北地區的新幹線車型,所以我們作了下列規劃:第一天到仙台機場坐車到仙台再到青森〈路上坐車很晃〉,在八戶換了「S白鳥」特急〈最快車〉才到青森。第二天從青森秋田再到盛岡。第三天先到福島山形新幹線新庄,再坐陸羽東線古川再回到仙台。第四天坐到大宮長野新幹線輕井澤,再到東京玩一下,才回到仙台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高捷、高鐵遊高雄

  今天是我第一次坐高鐵到高雄,以前只坐到台中和桃園。

       我們早上在台北搭10:00 115車次的高鐵,11:36就到左營,只用了96分鐘,好快!我們到左營後,先坐高雄捷運到凱旋站,轉乘接駁公車到「夢時代」購物中心。因為現在免費試乘,所以人很多,車廂擠得滿滿的。

, , , ,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也是靠爸族

 

經覺這個人不,原他也是靠爸族,是台灣貧富差距越拉越大的原因之一。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搭過夜火車

今年(2011)出國要去很多城市,原本規劃要搭飛機連接,但是因為我是個火車迷,又沒搭過那裡的火車,就規劃了搭火車的路線。其中一班就是我夢寐以求的過夜火車,當時我很期待知道那種火車是什麼樣子!

我們在晚上上車,因為火車路線沒有開到舊金山,所以先搭接駁巴士才開始搭過夜火車。我們的目的地是美國西北的西雅圖,要搭23小時左右。上車之後,就直接睡覺,隔天再繼續活動。早上起來,發現窗外的風景很美,有山,有湖,而且都特別的大。一路上,看到很多座山在湖的後面,其中一些山有雪在山頂上。

, ,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爸爸一起做好玩的事 

今天半夜我和爸爸一起出門去做一件好玩的事。

因為台北捷運橘線在23:00以後只開到台北車站,所以我很久以前就想看這個時間的列車有什麼不一樣。我們從公館站出發,到台大醫院站換橘線到台北車站。下車時,方向顯示器跟小碧潭支線一樣,都是亮著「不提供載客」。

, , , , ,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