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尾鱸鰻」「總舖師」之外?

 

今日有篇評論,從大尾鱸鰻」「總舖師」談起。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路麼妳異?

關於洪仲丘案,引起國人的高度憤慨,於是廿五白衫走上街,跨越藍綠的能量,令人,有人稱為公民運動的新然而平路評論如下:麼你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8110312.shtml#ixzz2ck8CmLGV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吃的鹽比米多又如何?

今天吃晚飯配電視,因為飯桌不在電視前,只能聽聲音。

廣告當中,我們邊吃邊聊,小孩聽到一則廣告,他說:「現在播的是電視台自家廣告,那麼這個廣告結束,節目就要開始了。」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蘋果iPhone手機真的比冰箱耗電?

 

昨夜,除了颱風動態外,最受大家矚目的新聞大概是iPhone手機的耗電量比冰箱還大,報導說,一台環保中型冰箱1年平均用電量為322千瓦時,iPhone則為361千瓦時。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手段與動念

 

最近看三國,看到徐庶(字元直)初當劉備的軍師,就大破曹操部將曹仁的幾萬大軍。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藍光DVD傷眼睛?

 

     請看這一則報導:DVD 視網矇層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探索北京的味道

     之前提過,上週在北京開會,對音樂特別敏感。有些曲子,台灣也常聽到,但無特別感覺,在哪裡卻特別有感。

     這幾天,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後來逐漸釐清,北京就是有個味道,但在台灣不太聞得到。這個味道讓人心裡有些煩,回到台北後,這個味道就沒有了,覺得台北清爽許多,雖然天氣一樣是熱,但心裡感覺就是比較舒服。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六章 (完結篇)

新山部落在M颱風和R颱風當中,都沒有太多災情,因為文化休閒國家公園的開發屢屢被凱登席谷鹿阻撓,水土沒有受到嚴重破壞。而山靈、溪靈、祖靈等也特別保守新山部落,這是科技文明下的一片靜土,保留著原來的風貌。

凱登席谷鹿伊真的網路商店經營的相當好,族人們也漸漸瞭解立委被立委利用的內幕。凱登席谷鹿又取得了族人的信任,長老和其他長老來找他們,要討論重立凱嵐崗和選擇新的立委來代表族人。

,你和席谷互相配合,對族人最好,而且你有特別的洞見,能幫助大家躲過未來的災害,你對族人而言,太重要了,甚至於對台灣而言也非常重要。」長老說道。

席谷鹿也是很重要,他和凱登的配合,讓我們族人不斷轉危為安。」另一位長老說道。

席谷鹿看看凱登,又看看伊真,其實他和伊真已經在討論什麼時候結婚,他現在猶豫要不要告訴長老們。

凱登看出了他心裡在想什麼,幫忙說道:「席谷伊真要結婚了。」

伊真臉上紅了起來,沒有說什麼,不過顯得很高興。

「哦! 那太好了,我們今天就先討論婚禮如何進行,凱嵐崗和立委的事等婚禮以後再決定。」長老說道。

「很好,很好。」另一位長老附議道。

於是他們就討論起婚禮的籌備了。

*******

         俗話說,結婚前、生孩子後,幸運的事特別多,在席谷鹿伊真的結婚日子決定以後,他們的網路商店更為興隆,訂單特別多,凱登現在當然要負責所有接單的事了,因為席谷鹿伊真要準備婚禮。一天,凱登接到了一封英文電子郵件,是GNN寄來的。

「親愛的

我們又看到了你在網路上談到R颱風的預測,你的預測能力確實是非常人能及,很希望你能再來GNN,參與全球氣候預測的行列。

這些日子來,我們知道你所以不願意再到GNN是因為園旻的關係。事實上,我們並沒有放棄她,我們也盡力地搜尋園旻,這封郵件是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找到了園旻。」

看到這裡,凱登瞪大了眼睛。他繼續看下去,

「在M颱風後,我們搜尋了很長一段時間,但一直沒有消息,因為行蹤追蹤器的電力無法維持太久的時間。

半年前,聽說太平洋上一個島嶼的漁村救起了一個漂流過去的人。她的腦部受傷,以至於失去記憶,村民救起她以後,她就一直住在漁村裡。我們打聽到這個消息後,派人去看,發現她的長相和園旻極為相似。

在和村民談過後,知道她不是當地的人,而是被海流飄送過去的。因此懷疑她可能是園旻,於是安排她回到GNN總部。

花了一番功夫以後,她終於同意到GNN總部,我們安排她看最好的腦神經醫生,幾個月後,進展依然有限。一直到R颱風期間,她看到總部球形螢幕的颱風路徑圖,以及牆形螢幕的颱風實況模擬畫面,這似乎勾起了她的回憶。

然後在醫生的建議下,我們給她看有關的資訊,她對你在網路上的談話特別有興趣。從此,她的記憶恢復的相當好,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在她的確認下,我們終於知道,園旻幸運地活了下來,她也問到了在那裡。

我們現在要告訴你,園旻回來了,相信你會很高興知道這個消息。」

看到這裡,凱登高興地大叫:「園旻回來了,園旻回來了。」

席谷鹿伊真聽到後,跑過來看,問道:「園旻回來了?」

「沒錯,園旻回來了,你們看這個電子郵件。」

伊真湊上去看,「這寫的是什麼?」

「寫的是英文啊! 不然是什麼?」席谷鹿天真地回答道。

「當然是英文,可是我那看得懂英文?」伊真眼睛大大地瞪著席谷鹿,手插著腰,兩腮鼓得脹脹的。

說是園旻回來了,就是園旻回來了,不會錯。」席谷鹿說道。

「我要去GNN總部接她回來。」凱登說道。

「趕快去,我們告訴長老,說是婚禮延期,等你們回來一起辦。」伊真說道。

「應該不用延期吧! 你快去接園旻回來,還來得及一起辦婚禮。」席谷鹿說道。

「我這就去。」

*******

婚禮前兩天,凱登園旻還沒回來。

園旻還沒回來,婚禮要不要延期?」伊真問道。

席谷鹿在電腦前,一邊盯著螢幕,一邊問道:「延期?」

「不然,園旻怎麼參加婚禮?」

席谷鹿突然喊了出來,「看到了的電子郵件,他們已經訂好機票,後天就到。」

「就是婚禮那天? 那誰要去接他們?」

「我去。」長老一邊走進來,一邊說道,「你們的婚禮如期舉行,包括園旻。」

*******

         婚禮那天,一群祝賀的賓客來到新山部落中心,包括族人總共數萬人。

         長老接凱登園旻回到部落的時間應該到了,席谷鹿伊真帶領著大家在部落中心的入口等候,大家沿路排開,望著遠方的路口,「怎麼園旻還沒到?」席谷鹿說著。

就在他們望眼欲穿當中,長老的車子在遙遠的馬路上出現了,大家歡聲雷動,接著看到後面還跟著十多輛車子,是GNN派來祝賀的車隊。

長老的車子終於開到部落中心前面,停下來,伊真跑了過去,席谷鹿也跟著跑過去。長老從車子出來,看到伊真席谷鹿,用手勢比著後面,於是伊真席谷鹿繼續往後面的車子跑去,看到凱登園旻牽出車外,伊真大聲喊道:「園旻!」

席谷鹿也接著大聲叫道:「! 你們終於回來了!」

於是大家跟著大聲歡呼:「園旻凱登! 園旻凱登! ...」大家不知不覺地互相呼應,用新山部落的傳統韻調,不斷歌唱著「園旻凱登! 凱登園旻! 凱登原民! 原民凱登,那魯灣! ...。」

此時看到凱登園旻席谷鹿伊真四個人緊緊抱在一起,大家的歡呼歌聲持續在新山部落的山谷迴盪。

 

(全文完結)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五章(2)

另一個新聞台則報導了全球暖化的前因後果,包括有工業排放二氧化碳,地球的溫度變化週期,歷年來全年度高低溫變化幅度,以及國土規劃等。有專家說,「人口集中於都會區,使得大災難中死亡人數大為增加。」

「那要如何疏散人口?」

「直轄市的統籌分配款就是人口集中於都會區的幫凶,因為大都會獲分配到更多的資源,使得大家為了搶奪資源,而匯聚到大都市。」

「那該怎麼辦?」

「應該調整統籌分配款,讓直轄市的分配款甚至少於其他縣市,而且要發展公共運輸工具,讓大數人覺得不需要擠到大都會區。」

「這恐怕很難做到吧!」另一個來賓說道。

「人大概就是如此,所以災難不斷發生。」主持人簡單地下個結論,「除此之外,對於暖化的問題,有沒有不同的看法?」

「地球本身雖然也有週期性地溫度變化,但是溫室氣體的排放,仍然是幫凶,這讓溫度上升更為快速,也加劇了氣候的變化幅度,讓空氣對流更為不尋常,於是冷的更冷,熱的更熱,水氣凝結和氣化更為快速,所以乾旱、洪水、冰雪都比以前嚴重許多。」

「有什麼方式可以避免?」

「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就是重要的一步。」

「但是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會造成經濟發展的遲緩。」

「問題是,為了經濟發展卻造成嚴重的災難,讓許多人流離失所,甚至於上萬人死亡,這樣的經濟發展有什麼意義?」

「或許這也是人類的悲哀,無法兩全其美,總是顧此失彼。」主持人又說道。

「經濟發展的腳步可以慢一些,讓環境獲得喘息。」

「就算台灣放慢經濟發展的腳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但是在全球的比例還是很小,沒有什麼影響。」

「其實這正是台灣的機會,趁著全球還沒有大力調整到環保科技的時候,發展環保相關的技術和工業,就像丹麥,不僅不會造成經濟發展的遲緩,還能外銷環保技術和產品,兩全其美。」

「說易行難喔!」

「就看有沒有魄力了。」

「…」

*******

前面提的感人故事和深入探討,其實只是少數,颱風過後,大多還是在追究責任。台北市市長、新北市市長、台中市市長、桃園縣縣長、新竹縣市長、苗栗縣長、雲林縣長和彰化縣長全都被監察院彈劾,然後這些縣市長又被檢調單位以貪污和瀆職的罪名起訴。接著他們又被行政院免職,總統和行政院長希望棄車保帥,但是這還無法平息百姓們的怒火,再來行政院長辭職,內閣也總辭,但大家仍不滿意。面對這個超級大颱風帶來的災害,恐怕沒有人可以善了,就算是獨裁政府大概也會被推翻而改朝換代,何況是由選舉產生的政權? 許多人相約到總統府前面集合抗議。連一向支持政府的首都,都因為遭遇最嚴重的災害和損失,因此許多人加入了抗議的行列。

「這是國殤紀念日!」所有媒體,包括電視、收音機、地下電台、以及網路,幾乎全都如此定位。

示威當天,超過三百萬的群眾團團圍住總統府、凱達格蘭大道和周遭道路。電視台轉播著各種狀況,從電視螢幕上看到凱達格蘭大道,公園路中山南路仁愛路信義路愛國東西路林森南路等幾條互相連接的道路和附近的街道巷子全都密密麻麻,擠滿烏壓壓的群眾。

警方拉起封鎖線,用拒馬將群眾隔開,群眾極為不滿,與警方不斷發生衝突。

群眾不斷鼓譟,要求總統出來道歉,反對黨人士也在幾個路口演講,群眾跟著附和,鑼鼓喧天。各家電視台輪流轉播反對黨人士的演講和底下群眾的喧嘩。

經過了很長時間,總統終於出現,他賣力演說,希望安撫民眾,聲嘶力竭,但聲音遠遠不及群眾抗議的喊聲。到底三百多萬群眾的呼喊,連天地都要震撼!

*******

隔天,媒體報導總統府的聲明稿,…。

如山靈警告的,要讓執政掌權的人付出代價,因此R颱風後的政治效應,讓多年來自我感覺極好的總統無法應付。因為他沒料到人再怎麼厲害,或是掌握再高的權力,在面對大自然的反撲時,還是無能為力。而大自然的反撲還會帶動老百姓對掌權者的反撲,讓政權不保,歷史上因為天候異常的天災,造成王室被推翻的例子其實不少,只是天災的型式有所差異,或許對付的技巧也不盡相同,讓執政掌權的人以為這次和以前不同。

群眾持續聚集,許多官員在超過三百萬群眾的運動中,身敗名裂,即使是新的內閣官員也同樣常常被百姓追著打。雖然總統已經頒下了戒嚴令,國防部和軍方卻不敢輕舉妄動,因此沒有派人保護這些官員。

執政黨的黨秘書長想要逃走,在往機場的過程中被群眾圍住,他的保鑣失手打死一位民眾,引起眾怒,於是保鑣全被亂棍打死,黨秘書長和他的太太也被群眾抓去囚禁,檢調單位善於見風轉舵,立刻調查總統幕僚和黨秘書長的違法情形,以洩群眾之憤。

於是台灣北部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到處是搶劫暴動,股市跌到歷史新低。

總統在靜養中,副總統沒有威信,新的行政院長勉強撐住全局,低聲下氣地帶領部會首長去見反對黨主席和民間意見領袖,請他們共同呼籲全國百姓,堅忍度過這個災難。反對黨主席和民間意見領袖要求總統負起全責,至於怎麼做才算是負起全責,說實在的,沒有人能講的清楚,而恐怕全國民眾也各有不同的要求。發生了這麼大的災害,執政的人怎麼做都不對。

災後的亂象和災難,比颱風當時還嚴重,人民反撲的力道似乎比大自然的反撲還強勁! 人們要利用大自然,但大自然更會利用人類!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五章(1)

許多媒體癱瘓一個多月以後,終於又開播了,網路也恢復了,各方意見蜂擁而上,當然大多數的意見都是在批評政府,大家不難想像被掩蓋的怒火全數爆發的力道。不過,因為一個多月的新聞空窗期,也讓少數媒體可以潛心整理颱風前後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彙集為感人的故事,也有理性分析颱風豪雨與溫室效應及工業發展的關聯,以下就摘錄一些相關報導。

*******

         R颱風造成的災害,已有多家新聞報導,我們S台在此不再贅述這些數據資料,我們要談的是一隻狗狗的故事,因為颱風,讓我們看到了叫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這隻狗狗叫做阿汪,很平常的名字,是狗主人取的,因為狗主人自認為是很平凡的一個人,他叫阿興。M颱風過後,阿興和一些同學到屏東去當義工,在路途中看到了阿汪,牠渾身爛泥,但眼睛炯炯有神,怔怔盯著路邊一堆爛泥和雜草混雜的地方,阿興好奇地停下來看著阿汪

這時,阿汪也轉頭看著阿興,然後又繼續盯著爛泥和雜草堆,大聲叫道:「汪! 汪! 汪! …。」

阿興順著阿汪的眼光瞄過去,看到了衣服的一角露出爛泥堆,於是他和同學們過去挖開爛泥和雜草,看到一個人,已經死了。他們去找了警察備案,然後要把阿汪帶走,但阿汪卻不願意跟著走,大家死拉活拉,阿汪就是繼續待在那裡。同學們都要放棄了,最後阿興對著阿汪說道:「我知道你很懷念你的主人,不過他已經死了,希望你不要再難過了。」

阿汪沒有反應。

「你願不願意跟我到台北去?」阿興繼續說道,雖然他並不知道牠是否聽的懂。

阿汪還是沒有反應。

阿興靈機一動,說道:「這樣好了,我跟著你叫三聲,若是你覺得我可以做為你的同伴,就跟我走,若你還是沒有反應,你就留下來。」說完,阿興就汪汪汪連叫三聲。

聽完阿興連叫三聲後,阿汪也跟著叫道:「汪! 汪! 汪!」

阿興和同學聽到阿汪有反應了,高興得又叫道:「汪! 汪! 汪!」

阿汪接著也再跟著叫道: 「汪! 汪! 汪!」

於是阿興和同學以及這隻狗狗就在那裡汪汪汪地叫了起來,好一陣子後,狗狗就跟著阿興他們到台北了,因此阿興就叫牠阿汪

阿興住在社子島阿汪也就跟著在社子島住了下來。R颱風來臨前三天,阿汪整天都咬著阿興的褲管,一味地要把阿興拖到別處。這時R颱風的相關新聞越來越多, K台和好幾家電視台都說R颱風的路徑不會來到台灣,但阿汪的奇怪動作,讓阿興聯想起他們到南部當義工的情形,覺得阿汪似乎在警告他,R颱風將帶來嚴重豪雨,於是告訴家人。因此,他們全家在R颱風前就先到南部親戚家去避難了。他也通知了其他同學,但只有一位同學把阿汪的警告當一回事,也舉家到南部避難。其餘的同學,有好幾位在R颱風的肆虐中身亡。

阿興說,他很感謝阿汪,救了他和全家人的性命。不過,也是因為他當初去南部當義工,才有機會遇到阿汪,讓他和全家在此時獲救。

S台的主播播到這裡之後,說道:「這是地球村的時代,任何時刻對另一個地方的他人伸出援手,都可能讓自己在另外的時刻得到回報。所謂人饑己饑,人溺己溺,從阿興和阿汪的故事,得到很好的啟示,幫助別人其實就是幫助自己。」

這樣的結論實在是很陳腔濫調,但是在R颱風肆虐後的此刻,卻變得很有意義。

故事到此並未結束,R颱風之後,阿興和家人帶著阿汪回到台北社子島當然是慘不忍睹,阿興的爸爸說:「沒關係,只要還活著,就有希望。」,他平淡地說,沒有豪氣干雲,但卻反映出來自社子底層草根生命的韌性,他們也把南部親戚叫上來幫忙。

然後阿興帶著阿汪到處搜尋救人,在忠孝東路SOGO附近幫忙找到了三十五具屍體,救出了十二個人,其中有五個是阿汪咬著繩子,潛水進到地下室去套住裡面的人,這些人爬到地下室的車頂,已經餓了幾天,渾身無力,阿汪像是訓練有素,咬著繩子,幫忙從頭頂套下去,並幫忙拉到腋下,好讓外面的人拉出去。之後,阿汪也隨著阿興跟著消防人員到大稻埕去,又救出了二十幾個被困在水門附近的住戶。

因為已經是過了幾個星期的事情,所以沒有現場拍錄的影像,是記者們採訪消防人員的救災過程,然後尋線追蹤到阿興阿汪

「平凡人也會有不平凡的作為。」S台的主播做個簡要的結論。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四章

颱風的風暴漸漸過去,執政黨檢討為什麼民調一獗不振,認為原因是媒體造成的,於是更換黨秘書長,讓深諳媒體操作的人掌控黨機器。

執政黨認為台灣再怎麼做都對全球的氣候發揮不了影響力,只要經濟能進一步發展就好了,於是整個的施政方針還是鼓勵耗能產業,讓石化等工業取得更多經營的優勢。

整個情勢更不重視環保,於是大自然的大反撲就無法避免了。氣候變得更為怪異,當大家認為全球暖化的趨勢已經確定以後,冬天卻超乎尋常的冷,連續兩年冬天的低溫破了數十年來的紀錄,北美洲歐洲亞洲都有酷寒的冬天,有些地方的降雪量超過百年紀錄,於是有學者又提出新理論,認為全球暖化和工業化的二氧化碳排放無關,只是地球氣候的自然循環,有時平均溫度不斷上升,有時平均溫度又會下降;但卻沒有留意到,溫度的高低變化卻越來越大,熱的更熱,冷的更冷,就像經濟的過度資本主義化,造成了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工業革命和資本主義化形成的氣候極端變化以及財富的懸殊差異,讓大自然和中下階層越來越忍無可忍。

這一年,大型颱風超多,R颱風就是其中一個,它的暴風半徑超過400公里,中心最大瞬間風速每小時達500公里,環流氣旋累積的平均濕度超過100%,而且集中在颱風環流中的某一旋轉臂上,預估單單在該旋轉臂上,單日降雨量可達3千毫米,若有地形影響,甚至於可達5千毫米。碰到這樣的颱風,所有的排水系統全都不管用。

R颱風不僅風勢強,雨量大,它的行徑軌跡更是變化莫測。位於台灣東西北方的三個國家剛好是全球最大的三個經濟體,各有超級電腦預測R颱風的路徑,卻不幸地,它們所預測的不盡相同。東方大國預測的路徑是會經過台灣,西方大國預測的是會直接到日本,北方的日本卻預測是先到台灣,然後折向北到日本

各家電視台當然不斷地播報R颱風的新聞,大家人心惶惶,物價上漲,飛往國外的機票也飆漲,而房價則嚴重下跌。桃園機場擠滿了人,特別是在海外有置產的人。政府採信西方大國的預測,要大家不要擔心,因為R颱風不會到台灣來,但卻說不出,萬一R颱風過來的話,政府有何對策。不過,也沒有什麼對策能做了,因為未曾有過這麼大的颱風,沒有前例可以參考。而不少政府官員則把自己的家人遷到較高的地方,但這也不是好辦法,因為較高的地方接近山區,恐怕還是有土石流,颱風還沒到來就已讓各個階層都沸沸揚揚了。

面對三個最大經濟體的超級電腦各有不同的預測,凱登和網路族決定自己也來預測R颱風的行徑軌跡。他們串連了近十萬部個人電腦,藉由網路匯整為一超級電腦群簇,也匯集了數百名軟體行家及多位大氣專家,連夜趕工,寫成了可在超級電腦群簇上執行的氣候預測軟體。他們把這個超級電腦群簇模擬成三個最大經濟體的超級電腦,要瞭解他們預測的結果為何不同,以判斷可以採用誰的預測。氣候預測軟體跑了一天一夜,終於搞清楚原因所在,西方大國的超級電腦受到蒙古高溫熱浪和沙塵暴的影響,引起散熱不良,於是晶片溫度不正常升高,使得電腦脈序紊亂一秒,在解非線性微分方程時,初始值錯誤,於是混沌現象有所差異,造成預測軌跡失準;而北方大國和東方大國的預測差異則是因為台灣北方的海洋溫度參數不同所致。

凱登和網友們把模擬結果公佈出去,卻遭到國安和檢調單位警告,認為是在散佈非專家預測的颱風消息,故意攪亂人心,有好幾個人立刻被檢調以巔覆國家罪嫌起訴並拘留。有人相信凱登和網友們的預測結果,也有人不相信,並稱讚檢調的快速行動可以安定人心。總之,任何風吹草動都叫人不安,雖然颱風還沒到。

*******

該來的還是要來,R颱風的中心剛剛好經過台灣基隆附近的鼻頭角。因為颱風在北半球是逆時鐘旋轉,氣旋碰到中央山脈,水氣因此累積在台灣的西半部,降雨量相當驚人,台北的降雨量超過四千毫米,台中也超過三千毫米。因此台北的災情也就最為嚴重,新北市有五個村落完全被土石流掩埋,有六個座落在山上的山莊聚落則整個隨山坡崩落;台北市的社子島完全被淹沒,淡水河面變成寬達十公里的大河;忠孝東路一帶,水淹到三樓,而大部份地區水也淹到半樓高以上;內湖科學園區也損失慘重,因為基隆河決堤。大部份的變電所也淹在水裡,颱風期間,台北地區停電戶數超過百萬,台北市和新北市成為黑暗之城,大多數地區無法供電。而且,因為不只豪雨,還有強風,幾乎所有電視台的電波發射站全倒,而各大媒體的總部全都在台北市,偏偏這次颱風對台北的破壞最為嚴重;中南部的地下電台又因為功率不足,電波訊號無法傳播到北部,因此新聞無法發佈。

政府發佈了緊急命令,但幾乎沒有民眾知道,因為收音機和電視台差不多都癱瘓了,而報紙也因道路淹水,無法遞送;手機當然不通,因為大多數基地台全毀,網路也是不通,因為大多數線路被颱風破壞,全城陷入恐慌,搶劫四起,銀行和銀樓是被搶的主要對象;超商和便利商店也遭到嚴重洗劫,因為饑民四起。

桃園新竹的災害雖然沒有台北地區嚴重,但總共也有十多個山區嚴重崩塌,掩埋了八個村落,死亡人數超過五千人。新竹科學園區也有多棟大樓被大風破壞,因為強風吹倒工地的機械和未完成建物的建材,這些又隨強風到處揮舞,軋壞了許多廠房,然後風雨灌入廠內,造成許多高科技設備毀損。台中的災害也不遑多讓,因為雨水宣洩不及,台中市嚴重積水,大多數住家都淹水。

颱風只在台灣停留一天,但造成的傷害極大,台灣北部元氣大傷,所有災亡損害到一個月以後才統計出來,不少新聞媒體也是一個月以後才恢復運作。總計死亡人數超過五萬人,房屋倒塌超過一萬戶,科學園區要完全復原需要半年以上,全部財產損失超過新台幣五千億元。

還有數家電視台倒閉,K台是其中之一,因為颱風來臨之前,業外投資過度,以至於沒有足夠資本修復颱風造成的損害。新雄集團和大設集團也倒閉了,因為他們新推和剛完成的建案,被R颱風嚴重破壞,許多承購預售屋的群眾和剛剛交屋的民眾天天找他們抗議,檢調單位也介入調查相關弊端。新雄董事長和大設總經理雙雙逃到國外去避風頭,不過聽說被他們連累的黑道大哥發出追緝令,懸賞要取他們的人頭。

K台的總和新聞總監也欠了一屁股債,被銀行和地下錢莊天天討債,還被黑道恐嚇要斷手斷腳;主播謝晶玲則到處被群眾抗議,甚至於有人吐她口水,因為她在颱風前和K台配合政府的宣導,說是R颱風不會到台灣來,要大家放心,不要恐慌。

還存留的媒體當然大力批評總統和政府,加上許多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的人有幾十萬人,遭逢親友死亡的也有近百萬人,全國民眾都對政府極為憤怒,相約在總統府前面集合抗議。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道口的安祥     

            上週在北京開會,住在五道口,到開會地點的車道溝,搭車需一段時間。北京地鐵的擁擠是有名的,從五道口到車道溝需要轉乘,而從五道口到轉乘站知春路,是多方人馬需要經過之處,擁擠可知。

因為早上八點半會議就開始,從旅館到會議地點需大約一個鐘頭,所以早上七點多就到地鐵五道口站搭車。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見習近平的女兒?

 

      昨天在北京,和大哥到中國銀行辦事情,發現他們的服務頗好的,大哥問了很多問題,他們也不厭其詳地說明。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三章(2)

到了醫院,還是回天乏術,急救無效。

凱登激動地拉著醫生的手,問道:「醫生,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你是她的什麼人嗎?」醫生問道。

凱登被問的一時不知如何回答,「我,我,…」

「他只是好心要救這個女孩。」伊真代替凱登答道。

醫生用狐疑的眼光看著他們,席谷鹿接著說:「這個女孩可能知道園旻的下落。」

「原民?」醫生再問道。

「唉! 這講不清楚的。」伊真再說道,然後轉頭看凱登凱登已經坐到牆角的一個椅子上,頭埋在膝蓋裡,肩頭抽動,…。

他傷痛,因為小女孩的過世,也因為失去了知道園旻下落的最後希望。

*******

整個災區安置處理一段時間以後,凱登席谷鹿、和伊真回到部落。凱登落落寡歡,因為失去了園旻凱登覺得生活沒有什麼趣味,席谷鹿伊真勸他看開點,但沒有什麼效果。

在和山靈、祖靈對話中,凱登問道:「為什麼要讓園旻碰到這樣的後果?」

「你們為什麼要回到這裡?」

「我們要警告他們,要他們準備。」

「準備? 我們要進行的反撲不是幾天的準備就可以避免。」

「那要怎麼辦?」

「我們讓你和園旻有機會對更多人警告,讓大家協力扭轉趨勢,但你們卻跑回來逞這種匹夫之勇?」

「可是真正的罪魁禍首是執政掌權的人,你們應該懲罰的是那些破壞環境的人,為什麼要讓其他無辜者也受到牽連?」

「我們早晚會讓執政掌權的人付出代價,但另一方面,時代已經進步到讓大家選擇自己的領導人,許多人要選擇這些沒有遠見的人當頭頭,他們受害也不是真的無辜。」

「可是為什麼還得要園旻碰到這樣的意外?」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意外就是會出乎意料之外,當然會在計畫之外。」

「為什麼非得要園旻犧牲生命?」

「我們沒有要園旻犧牲生命。」

「沒有要園旻犧牲生命?」

「到時候你就會知道,園旻只是暫時離開,她一定會再回來。」

最後的話,「園旻只是暫時離開,她一定會再回來」讓凱登不清楚到底是山靈、祖靈告訴他的,還是他自己心裡對自己說的話,只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而園旻當初要救起的小女孩,雖然找到了,最後還是失去了生命,似乎園旻也是凶多吉少。

*******

凱登回到新苗村的邊緣,也就是園旻當日落水的地方,他怔怔看著已經被土石淹沒的河道。

園旻,我們應該留在GNN,不該在颱風天到這個地方來。」凱登說道。

「可是我們怎麼忍心任憑颱風蹂躪自己人?」凱登想像著園旻會如此回答。

「但我們回來後,又幫到了什麼? 不是照樣有那麼多人被掩埋,而到處也同樣是土石流亂竄。」

「你不是通知了很多族人?至少新山部落的所有人全都平安。」

「不! 妳就被沖走了,妳也是新山部落的人。」

「由我一個人來換取其他所有人的生命,不是很值得嗎?」

「妳知道我很想妳嗎?」

「…」一片靜默,是凱登不知如何幫園旻回答,或是他並不曉得園旻是否知道他在想念著她?

園旻,祖靈說,『妳只是暫時離開,妳一定會再回來』,是真的嗎?還是只是我自己的幻想?」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築地鮮魚的海膽故事

      媒體報導,想吃新竹築地鮮魚的排隊人龍很長,後來又看到台北延吉街也開了分店,於是今天中午就去嘗鮮。

      我們十一點就到,因為怕有很多人排隊。結果我們是第二桌客人,看來,台北延吉街築地鮮魚的人氣沒有新竹旺。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十三章(1)

M颱風的暴風圈進入台灣東部後,移動速度緩慢,兩天後的傍晚才離開台灣。颱風風勢雖然不算強,但為台灣南部帶來了近三千毫米的降雨量,是歷史紀錄,造成的損害和傷亡也相當驚人。總計M颱風造成全台灣超過六百人死亡農業損失及民間設施毀損超過150億元。橋樑遭河水沖斷有20座,南迴鐵路遭土石掩埋或地基流失嚴重,估計要3個月以上才能修復;阿里山森林鐵路估計有近三百處崩塌,全部修復需時2年半。全國停電戶數超過八十萬。停電之外,也有85萬戶以上於水災期間停水。連經常做為庇護所的學校,也因颱風受損,遭到颱風豪雨破壞的學校超過一千所。整體的災害遠超過上次的S颱風,從期盼它解除旱象到變成嚴重災害,落差實在很大。

颱風離開後,它的影響還繼續發酵到更長的時間,許多地方仍在淹水,而豪雨沖刷下來的土石流也掩埋了不少地方的街道,到處泥濘,窒礙難行。中央政府應變緩慢,於是總統、行政院長和閣員倍受媒體批評。而民眾的資訊主要是透過媒體,對於實際的情形不得而知,所以只能隨著媒體報導反應。在這樣的輿論氛圍下,政府民調直直落。

整個颱風的政治風暴持續了一個多月,在輿論的壓力下,院長終於辭職。新的院長立刻趕赴災區,從媒體跟著去採訪的鏡頭中看到,不少地方還是一片泥濘。新院長善於應付媒體,總和立委暗暗竊喜,雖然文化休閒國家公園必須在檯面下推動。然而新聞頻道和媒體數目那麼多,不只K台,在眾多媒體的監視下,未來似乎還是未知數。

*******

話說席谷鹿伊真當日在大雨中相擁而泣,好一陣子,然後兩人互相扶著,在風雨中顛撲而行。

上次救起了園旻,這次也一定可以。」伊真像是自言自語,也像是對席谷鹿說話。

「希望如此,只是…。」席谷鹿回答道,他沒有再說下去,因為不敢想像後果。

走到最近的一個小市鎮,他們看來像是逃難的災民,不過在這裡,和他們類似,看來像是災民的人不少。已經有人在發泡麵和乾衣服,也有人在清理滿街的泥濘。席谷鹿伊真去排隊領了泡麵和衣服,找了個地方換好衣服,吃過泡麵以後,靠在一棟房子的牆邊睡著了,因為他們已經太累了,有兩天沒有好好睡覺。

睡了好一會兒,有人過來拍席谷鹿的肩膀,席谷鹿眼睛張開,一看,驚訝地說: 「,是你。園旻呢?」

「我沒有救起她。」凱登回答道,一臉疲倦加上挫折、自責。

「哦!」席谷鹿接著回答,但不知要說什麼,他也同樣難過。

兩人默默無語,坐在伊真旁邊,伊真還繼續睡著。過了一會兒,席谷鹿凱登也睡著了,三個看來就是災民模樣。

一段時間以後,他們醒來,伊真也驚訝看到凱登,同樣問了園旻的情形。現在休息過後,凱登稍為回神,說道:「我奮力游向園旻和那個小女孩,但水流太急了,她們離我越來越遠,我實在沒有辦法,然後被一股浪流沖上岸,起來後,她們已不見蹤影。」

「希望祖靈保佑她沒事。」席谷鹿說道。

「她會沒事的,她才加入我們部族不久,祖靈不會拋下她不管。」伊真接著說道。

凱登沒有再說什麼,看著他們兩個,眼睛泛著淚光。

「我們再來要怎麼辦? 連車子也沒了。」伊真問道。

「我們就加入義工團隊,幫忙整理街道吧!」席谷鹿建議道,顯現出他樂天知命的特質。

*******

他們來到街上,到處積水,又有泥濘、樹葉、樹枝、樹幹,混著磚塊石頭。席谷鹿伊真把鞋子脫了,凱登的鞋子早就不知去向,大家涉著泥濘積水,拖著樹幹。

「媽的,小的樹幹還能清,大樹幹沒有機具怎麼拖的動?」席谷鹿說道。

「你們兩個大男人也沒辦法嗎?」伊真問道。

「沒有辦法。」

「這兒有其他人,大家一起拖吧!」

「別傻了,泥土和水積到膝蓋以上,阻力太大了,別浪費力氣了。」旁邊有其他人說道。

「雨不是停了嗎? 怎麼水還不消退?」

「整個排水溝全被污泥蓋住了,怎麼消?」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沒有什麼法子。

伊真,打個電話給長老,看能不能從新山部落調來挖土機?」凱登問道。

「對,對,想的周到。」

「我早就打了,但打不通。」

「別傻了,電話線路和基地台早就掛掉了,要能打的通,我們早就通知縣政府過來清理了。」旁邊又有人回應道。

「這兒離鄉公所近,我們去找鄉公所的人。」

「鄉公所? 他們還不是和我們一樣,全泡在水裡,能幫什麼忙?」

「那能怎麼辦?」

這時,有人遠遠吆喝道,「喂! 你們能不能過來幫忙? 這裡有桶子,鏟子,畚箕,…。」

「這好,就用鏟子,桶子,慢慢挖吧!」

「這要清到何年何月? 媽的。」席谷鹿不禁又罵道。

「喂! 兄弟,你罵的好,媽的。」旁邊有人跟著罵。

「嘿! 人家女人都在鏟了,你們埋怨什麼?」

「什麼女人都在鏟? 她是伊真,別亂講。媽的。」席谷鹿不禁和這個人吵起嘴來。

「少嚕唆! 別再吵了,趕快清。」伊真大聲說道,嚇得旁邊的人和席谷鹿伸一伸舌頭,不敢再說什麼。

剛好這個時候有人抬著一個女孩,急急忙忙經過,「借過,借過。」

大家趕快讓開,同時席谷鹿問道:「怎麼了?」

凱登看到後,立刻跟了上去。

「她好像是園旻跑下車要救的那個女孩。」伊真說道。

「是嗎?」席谷鹿問完,和伊真兩人也跟了過去。

抬著小女孩的那些人用跑的,但一路泥濘和積水,有時還一推樹幹擋在前面,需繞道經過,想快也快不起來。凱登趕到後,問說:「可不可以讓我來背她? 這樣會快些。」

他們看了凱登一眼,說道:「好吧! 我們要將她帶到另一條大馬路上,找車子送到山下的醫院。」

「好,我背,你們帶路。」

於是凱登背起小女孩,席谷鹿伊真也趕到了,大家跟著在爛泥巴和過膝的積水中跑著。

到了一條地勢較高的大馬路,剛好一輛休旅車過來,是遠地要來幫忙的志工。凱登把小女孩放下來,正要抬上車,有人說道:「她好像…」話沒說完,停了下來。

「她怎樣?」有人問道。

開休旅車的人看到開始講話的人神情有異,知道小女孩可能已經死了,伸出手指頭探一探她的鼻息,然後說:「她似乎沒有呼吸了。」

「沒有呼吸了?快送到醫院,看能否救得回來。」

「現在就趕快急救,誰會急救?」

大家面面相覷,然後有人說道:「不知她發生了什麼?」

另有人說道:「她被大水沖上岸,剛救起她時,還有呼吸。」

開休旅車的人說,「還是快將她送到醫院。」

於是一些人跟著去,休旅車呼嘯而去。凱登席谷鹿伊真又攔了另一輛車,也飛快趕去。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二章

在GNN新聞總部,一位行蹤紀錄員匆忙回報給人力調度中心,「有位記者的移動速度和軌跡超乎尋常。」

GNN的每位外派記者都配帶有行蹤追蹤器,可以直接由衛星追蹤,然後紀錄在電腦上,目的是確保記者萬一發生意外時,可以找到他們的位置,而且有紀錄員隨時觀察,以掌握任何時刻的新聞發生位置,以及記者採訪的路線。

「在什麼地方?」調度中心主任問道。

台灣。」

「哦! 那裡不就是M颱風的所在?」

「可否給我看其移動軌跡?」

紀錄員把移動軌跡放到主任的螢幕上。

「把圖放大。」主任說道,「再放大,放大,…。」

「不能再大了。」

「好。」主任說道,「從忽左忽右,且速度極快的情形看來,她落入了激流之中。我們立刻通知新聞總監和公關主任,也請把這位記者的名字找出來。」

「有,已經確認她的身份,是新到的氣象主播荀園旻。」

「氣象主播為什麼跑到颱風現場?」

「她是台灣來的。」

「瞭解,我們趕快營救。」

*******

人力調度中心主任立刻找來新聞總監和公關主任,商討營救荀園旻

「我們派去台灣的記者有兩位,怎麼只有一個移動軌跡資料?」

「哦! 我把軌跡資料再調出來看。」人力調度中心主任將軌跡顯示在牆壁螢幕上。

「可否將移動軌跡移往前面?」新聞總監說道。

「有了,妳說的沒錯,開始有兩個移動訊號,後來變成只有一個。」

「另一個呢?」

「在這裡。」人力調度中心主任指著螢幕上的位置,「這個一直停留在這裡。」

「糟糕,停止不動的這個可能已經身亡。」新聞總監說道。

「那我們趕快去救還在移動的那位,也尋找另一位的屍體。」公關主任接著說道。

「我們要找台灣政府或是美國軍方幫忙?」總監問道。

台灣政府從來不理我們,看來找美國軍方或中央情報局才有可能。」公關主任說道。

「中央情報局?」

「只要我們願意拿某些資料和他們交換,他們的效率超高。」公關主任問道: 「妳有資料可以和他們交換嗎?」

總監想了一會兒,說道:「瞭解,可以。」

「那我們馬上行動。」人力調度中心主任說道。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一章

凱登從國道三號高速公路一路飆到屏東,但是到了嘉義以後已經下起傾盆大雨,即使雨刷速度開到最大,仍然看不清楚,於是車子速度只好放慢。到了高雄已經是凌晨了,凱登長治交流道轉往台24線,直接開到三地門教會,清晨三點左右,敲開教會的門,告知情況,因為三地門已經下了許多雨,教會的人很快瞭解嚴重性,他們也派了車和人,到處去傳播豪大雨的情形。

凱登接著走185縣道,這是沿山公路,原本是風景漂亮的道路,但現在卻變成是窮山惡水的獵物,水從山壁沖刷到路面上,沿山的山壁到處都像是壯觀的大瀑布,還時時有木頭或石塊從山上隨著雨水滾落下來,凱登看著路面,目不轉睛,因為常常要緊急煞車,或是扭動方向盤,躲開前方的大石塊、木頭或坑洞。坐在車上的席谷鹿伊真園旻也被甩得東倒西歪,前翻後仰。若是在平常,席谷鹿肯定會罵了起來,但處於目前的緊急時刻,席谷鹿儘管歪來倒去,兩眼卻是目不轉睛地幫忙看著路況,而忘了叫罵。

在這種大雨滂沱且狀況連連的情形之下,車速自然快不起來,到早上才到長興,才要經過大津橋,但已經封閉了。於是繞回台27線,到高樹要轉181縣道。在高樹街上,不少路面已經積水,好不容易找了加油站,加個油,大家簡單吃一些東西,接著往181縣道開去,經過高美大橋,轉台28線,然後接台27線甲,往六龜鄉開去。

到達六龜時已經過了中午,鄉公所沒有上班,於是轉去警察局。和警察扯了半天,警察才搞清楚他們不是要來報案,只是要告訴大家南部將有超大的豪雨。

「這還用你們說,已經下了好幾個小時的大雨。」警察說道。

其實也沒錯,這一天,六龜這裡已經下了許多雨,街道上到處積水,凱登他們一心只想到要告訴大家這個新聞,反而忘了他們自己一路上就是在豪大雨中開車前進。

「是的,警察說的沒錯,已經下了好幾個小時的大雨,不再需要我們告訴他們這個消息了。」園旻說道。

「我還是覺得有某種不對勁。」凱登說道。

「什麼不對勁?」席谷鹿問道。

「說不上來,就是覺得有什麼大的意外會發生。」凱登回答道,「我們再往裡面的桃源鄉去看看吧!」

「我應該拍一些影片傳回GNN。」園旻說完,利用這個空檔拍下雨勢和街景。然後凱登繼續開往桃源,在沿著荖濃溪溪谷的路途中,園旻也一路拍了過去。園旻用的是GNN 所提供的特殊攝影機,拍完後,影像會自動上傳到GNN的專屬衛星,再傳回GNN 總部,以免外派記者還得設法傳回資料。這樣的攝影機可以不需要SNG 車的龐大設備,又能達到即時播放新聞的效果。

「我可以拍拍看嗎?」席谷鹿問道。

「可以啊! 我教你。」於是園旻席谷鹿如何拍攝,席谷鹿學會後就拍了起來。

「太好了,我們有了攝影師,現在我們四個人就是一個完整的外景採訪團隊。」園旻說道。

突然前面沖出一片水花,一隻水鹿跟著從山上滑了下來,凱登緊急煞車,然後衝出車外,用力拉住水鹿的後腿,將牠拖出水流之中,否則水鹿恐怕會被沖下山崖。席谷鹿將這一幕拍了下來,驚嘆道:「果然是新山部落的凱嵐崗。」

凱登回到車上,繼續開到桃源,情形和到六龜類似,一路大雨滂沱,然後找了警察局,警察的反應和六龜差不多。面對這種未曾經歷過的豪大雨,「能怎麼辦?」

「你們不能叫大家撤離嗎?」席谷鹿問道。

「叫大家撤離? 現在所有員警都派出去了,只剩下我在這裡留守。況且目前到處都是豪大雨,叫大家撤到那裡? 現在到那裡弄來交通工具把大家載走? 算了吧!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看來是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凱登向這位員警說道,「多謝了!」然後他們又上車去。

凱登心裡還是覺得那裡會出大事,說道:「我們再到另一個地方。」

「那裡?」

新苗。」

新苗?」席谷鹿問道。

不過凱登沒聽到,卻接著說:「來不及了,大家快上車。」

大家快速上車,凱登就開往新苗去了。

*******

他們離開桃源,往回開到六龜,一路上已經慘不忍睹,因為土石崩坍的情形隨處可見,在近兩千毫米降雨量的蹂躪下,要保持山林原貌,幾乎是不可能。

「是了,就是這樣的景象。」凱登自言自語地說道。

「什麼景象?」

「以前浮現在我腦海的景象。」凱登說道,園旻擔心了起來,因為她知道凱登腦海中的景象是什麼。

「我們要快,要來不及了。」凱登又接著說道。

天色非常昏暗,不僅是因為半夜,更是豪雨伴隨著烏雲密佈。凱登先到甲仙,再往那瑪夏的方向開去。將近凌晨時,他們已快到新苗。突然,地面震動,伊真慌張地說道:「,你看前面,一大片不知什麼東西向這裡衝過來?」

「媽呀! 有幾公里寬吧!」席谷鹿接著說道,「媽的,那不就是土石流嗎? ,車子快迴轉!」

「來不及了,大家快下車,往右邊的山坡上跑。」凱登說道。

於是四個人全都衝出車外,席谷鹿在急忙中,忘了放下攝影機,帶著一起跑出車外,衝到山坡上。

他們跑了一段距離,園旻回頭看到一個小女孩往車子這邊跑來,她不假思索,又跑下山坡,要去拉小女孩,凱登看到園旻往回跑,也跟著下去。然後嘩啦一聲,一股水流沖下來,園旻雖然拉到了小女孩,卻被水流沖了下去,凱登離她們本來還有幾步之遠,看到園旻和小女孩被沖走,立刻將身上的東西放掉,跳入水中要救他們。

席谷鹿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驚嚇到,一時不知所措,因為手上拿著攝影機,就不知不覺拍了起來。

伊真也慌了,喊著:「你瘋了,不去救人,還拍什麼拍?」

席谷鹿聽到以後,把攝影機丟給伊真,就要跑下山坡。這時,伊真又突然拉住席谷鹿,喊道:「危險!」

就在他們猶豫的一剎那,一陣泥漿和著樹幹沖了過來,席谷鹿伊真本能地又往山坡上跑,有一會兒,停下來,回頭看,此時席谷鹿又不知不覺向伊真拿回攝影機,轉身拍了起來,卻發現他們腳下已看不到道路,當然也看不到車子,整片山谷已經被黃土和石頭覆蓋,底下就是新苗村,那裡住有幾百名村民。

席谷鹿放下攝影機,和伊真呆坐在地上,又是驚嚇,又是悲痛,不知是為凱登園旻,或是為黃土和石頭覆蓋下的幾百名新苗村村民而傷痛。然後在大雨中,他們跪著相擁而泣,淚水、雨水、驚嚇、悲痛全都混雜在一起。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