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的住家(二)

 

「誰給的委員名單?不行,通通給我換掉!」有巢署的署長很生氣地說道。

雖然麻雀已經不再住在鳥巢裡,但有巢是人類很早以前就有在用的名稱,現在麻雀自然跟著用,因為他們已經和人類差不多。

「是阿芬給的。」

「阿芬?是新來的那位嗎?」

「是的。」

「你們太不會辦事了,這樣的名單怎麼不是有經驗的來擬?阿芬怎會知道誰合適?」

「換個名單!」

其實他們知道署長想要誰擔任這次的審查委員,但覺得這早晚會出事,所以利用新進的阿芬,裝傻看看能否過關。

但,署長太精明了。

「請問署長,那要找誰?」阿灑明知故問,再賣傻一次。

「阿蒜!把阿灑調去清潔科,怎麼這麼簡單的事也要再問!」

署長太生氣了,把阿灑掉去掃廁所,麻雀世紀也學會給掃廁所的單位文雅的名稱,叫做清潔科。

署長接著說,「阿蒜,就由你把名單擬出來!」

阿蒜是署長的秘書,他對署長的話一向言聽計從,尤其這一次,土地徵收是熊董要的地段,署長必定要幫他。只是法律有法律的規定,這麼明目張膽,阿蒜和署裡的同事都膽戰心驚。

但,既然署長為了熊董,勢在必得,阿蒜深知署長的內心,再為難也得做。不過,他還是安插了兩位不是署長屬意的委員。

署長太信任阿蒜了,對於委員名單竟然沒有再過目,就發出了邀請函。

 

******

「這個地方怎麼能再蓋房子?那裡已經有很多房子了!」潘審查委員說道。

「那已經有很多房子,這不就表示那可以蓋房子,沒有水土保持的問題!」另一個委員接著說道。

「誰在和你講水土保持的問題?已經沒有地了!」張委員馬上回應道,口吻不太客氣。

「地,這更沒有問題了,徵收不就有了?」

「徵收?那現在住那裡的怎麼辦?」

「你門兩位是拿了他們多少錢?要幫他們說話!」

「因為他們真的很可憐,我們當然幫他們說話!」

「那該怎麼辦呢?」負責紀錄的阿芬問道。

署長不想背決議責任,說道:「看來今天沒有共識,我們改天再議!」

會議結束,署長霹哩啪啦罵了阿蒜一頓,說他為什麼找姓潘和姓張的這兩位來參加會議,並斬釘截鐵地說:「把他們從電腦名單中移除!」

電腦中沒有這兩位專家,再怎麼抽,他們當然再也不會出現在審查會議了。

隔了幾天,又開了另一次審查會議,沒有異議,決定徵收該區段,舊的房子全都拆除。

其實該區段還不夠大,因為熊董這次要蓋完整生活機能區,一個很高檔的貴族度假村。所以署長又開了兩次會議,決定了更大範圍的徵收。署長給了熊董幾個名字,熊董當然不會讓署長做白工,將來的度假村有幾間就是給這幾位的。

 

******

他們很厲害,徵收土地不說是為了熊董的貴族度假村,公告寫的是,「溪南新都心開發計劃」,不算太高明,但總是為了都市發展和繁榮,理由正正當當。因為這個區段在心澱溪南邊,所以叫做溪南新都心,也稱的上合宜。

公告一段時間後,怪腳來了,麻雀的翅膀雖然有指頭,但還是翅膀,不像是手,所以他們把拆房子的大工具稱作怪腳。這怪腳很厲害,可以從空中往下踩,凡被踩到的房子,沒有不被夷為平地。

大鳥是隻勇敢的麻雀,雖然他家不是太有錢。他爸爸媽媽辛苦了一輩子,只買了一棟房子,但他們感到滿足,也把大鳥拉拔長大。然而,這小小的滿足難以持久,他們這棟房子落在被徵收的範圍。

大鳥和他爸爸媽媽也真是死心眼,當局開了比公告房價多兩成的金額,他們還是不賣,只因為這裡有他們美好的回憶。當局公告日期結束,不到一個星期,怪腳就來了。

大鳥擋住怪腳車子,離他家門口有幾十雀尺之遠,想說,怪腳再怎樣也不會從他身上過去。

「要過去,除非從我身上碾過。」大鳥揮舞著他的翅膀,很有氣魄地說道。

開著怪腳的駕駛看了大鳥兩眼,接著說:「那有什麼問題?」

於是怪腳從空中往下踩,大鳥就直接印在地上,壓到連個鳥形都不太像。

旁邊的阿麻看到,立刻大喊:「大鳥被打死了!不好了, …」

他腦海沒有特別去想大鳥是他最好的朋友,只顧著在村子裡飛奔,邊跑邊喊:「不好了,大鳥被打死了! …」

村子裡的民眾立刻跑來一看究竟,但怪腳動作很快,把這裡的整片房子都踩平了。

 

******

落成晚宴,冠蓋雲集,署長、熊董當然來了。不只,署長的長官們也都來了。據說,御廚被請來了,這可不只是熊董的貴族度假村落成,還是政府的平民住宅升級計劃的成功典範,『平民變貴族』,這可是麻雀有史以來第一次把平民住宅蓋成貴族般的品質,當然價格也是仿照貴族所能負擔的那樣了。多虧署長和熊董的魄力!

院長講完話以後,政務部部長也說話了,「我們要特別感謝國家大政院,以及值得我們尊敬的國家領導和大政院院長如此高瞻遠矚,成立了有巢署,並放在政務部,這使得近年來,我們的住宅大大更新。大家知道,我們國家的國民所得年年增加,不少同胞賺了錢,但一直都住在落伍的社區,我們不能委屈他們,這些投資有成的企業家,當然要讓他們住的體面,否則怎麼對得起他們?」

部長吞了一些口水,接著繼續說:「院長很謙虛,剛剛沒有特別說明,為了讓企業家們安心地在這個島上永續經營,特別大大地降低了遺產稅。這項德政,使得企業家放心地將財富匯回來,這樣他們的子孫們就可以享受父祖的努力。也因為他們把財產匯回來,國內資金才足夠支撐這樣的住宅升級計劃。」

部長說完之後,署長也說道:「是的,非常謝謝院長和部長,前一陣子,社會流行打肥鳥的風潮,把有錢鳥說得像是罪不可恕。有錢鳥有什麼罪過?他們為社會貢獻那麼多,怎麼可以打擊他們?還好,我們的國家領導有遠見,成立有巢署來幫忙企業家和重要幹部解決住屋老舊的問題。也要感謝熊董,他興建了高貴舒適的建案,並很快地推出,讓勞苦功高的企業家和高級幹部能夠安居樂業。」

之後,熊董也發言了,其他在場麻雀也跟著發言。

「熊董實在太能幹了,這水岸南邊蓋的真像是世外桃源,雖然在城市,但卻是山明水秀…」

這是晚宴現場,參加的都是社會上的所謂贏者圈,所以他們講的都是贏者圈喜歡聽的話。以前人類說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現在麻雀的上層也學會了這個技巧,他們『見鳥說鳥話』,面對中下階層時,說的話會轉一些彎的。

另一方面,宴會場外一公里遠的地方,卻有數十萬隻麻雀群眾在抗議,也有五萬隻麻雀警察,在這炎熱的夏天,穿著全副武裝隔離開群眾,以免他們進去會場干擾署長、熊董和長官們的歡宴,因為署長和上層們在這個會場說的話,實在不合適給這些抗議群眾們聽。

然而,抗議的麻雀飛進去晚宴現場不就得了!哦,他們現在的翅膀已無法飛行,所以才會和人類類似,需要在地上蓋房子住,多虧了人類把基因傳給他們,使得他們承繼了人類的特性。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沐林部落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