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魅魂女所等候的時機,就是阿維和阿蒜開始在褲子上劃上地圖圖案之時。但,這些地圖圖案代表著什麼意義呢?其實,懂的人都知道,這算是相當普通的常識。

魅魂女很有耐心,她蟄伏在王宮相當長的時間,終於等到這個時候,阿維和阿蒜的褲子都劃了地圖,上面有著不知那個國家的圖案,似乎有高山、海洋、半島、和海島。

看到了褲子上的地圖,魅魂女照著魅魂大仙的吩咐,開始行動。她算一算,近日來,阿蒜大約多久會畫一次地圖。她預期阿蒜近日應該要再畫地圖了。於是,她,依照往常,扮作宮女,進入宰相家,但這天晚上,留在宰相家過夜。

 

*******

雖然阿珮住在宰相家,但她和阿蒜各有各的房間,因為他們過去都還未成年,不知道睡在一起的真正意義。所以,阿珮不知道這個晚上到底阿蒜那裡發生了什麼事。

魅魂女這天故意拖到很晚,大家都睡著了,她還是沒走。一直到半夜,她溜進阿蒜的被窩,躺在阿蒜旁邊。接著,阿蒜覺得做了一個很美的夢,他似乎進入一個過去沒有經歷過的奇妙境界,這種美妙,對第一次經歷的人而言,那是難以形容的舒爽。

事後,阿蒜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女生竟然躺在身邊。他應該要感到很驚訝,但他還來不及驚訝,已經被這位女生的眼神給深深迷住,尤其是今天晚上,月光透過窗戶,正巧照在魅魂女的臉龐。

這就是魅魂女,在月光之下的魅魂女,當她水汪汪的眼睛晶晶看著你,沒有一個男生能夠逃離,事實上,是不想逃離,只想兩眼晶晶和她的雙眼對望。覺得必須與她對望,靈魂才算找到了歸宿。看過她的眼神,若轉開視線,頓然感到空虛,無邊的空虛,一種想要再獲得什麼,但卻不清楚是什麼的空虛。只有在看到她的眼神後,這種空虛才能獲得滿足,以及渴望著什麼東西的心靈,突然覺得,「就是這個,這就是我所要的。」

現在阿蒜看到魅魂女的雙眼,就是這樣的感覺,於是和她對望,眐眐地看,直到天明。

 

*******

起來著裝後,魅魂女說道:「蒜哥哥,我走了。」

魅魂女不只眼神迷人,連聲音也讓男生特別著迷,一種似有非有的聲音頻率,本來應該是從她的嘴巴講出來,但卻像是聽者從自己內在深處所渴望的地方所發出。她那叫人陶醉的聲調,真是人生只要聽到一次,就已經覺得不虛此行。

阿蒜怎能抵擋得住這樣的聲音,他說道:「不,妳不能走,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嗯~,那我告訴你名字後,就可以走了嗎?」魅魂女很懂男生的心,她想留,卻故意做出欲走狀。

「那,妳就不要告訴我名字吧!」阿蒜對付人也很有他的一套。

「可是,你如何叫我?」

「簡單,昨夜妳讓我快樂似神仙,我就叫妳仙女,或者該稱呼妳仙女姊姊。」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魅魂女說道,「既然你已知道了我的名字,我這就走了。」

「不,妳不能走,因為妳剛剛說要告訴我名字以後才走的,現在妳並沒有告訴我名字。」

「而且,」阿蒜還沒忘記他的宰相身份,接著以命令的口吻說道,「我不准妳說出妳的名字。」

「那我該怎麼辦?」她嬌嗔,但柔和地問道,這是男性最難抵擋的聲調。

 

(未完,待續)

 

 

      歡迎參與「多元學習獨立好問」:

 http://tx.liberal.ntu.edu.tw/

 

文章標籤

沐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